示而故且

非常杂食 惟愿世界安好
微博@阿沫今天要早睡

【凛遥】你嘴角有蛋糕屑

老母亲拼命赶的末班车……祝儿砸生日快乐!

*顾客凛x甜品师遥
*七濑遥0630生日快乐

天气晴好,阳光任性地随处泼洒,把街道两旁那些砖红色的二层小楼照得像是童话里的场景。

深处的小巷一扇几乎快要腐烂的门上镶嵌着黄铜的把手,大概是年月已久把手上泛着柔和的光泽,推开时门后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门后是光线昏暗的房间,摆了零星几张桌子,桌上只置了一盏昏昏暗暗的油灯。

“一份提拉米苏。”

“好。”

松冈凛对于隐藏在红砖小楼里的这家甜品店已经很熟悉了,不仅店内装修毫无甜品店的粉嫩气息,而且店员只有一个人,从甜品师到服务员再到清洁工。店主把店里的一切职务一手包办,居然也做得井井有条。

松冈凛把头转过去料理台那边,店里唯一明亮的光源把那个沉默少语的人蒙上朦胧的光晕,眉眼因专心散发出些认真的气息,好看得像是欧洲油画里描绘的天使。突然天使停了动作,眼皮一抬碟子一端径直朝着松冈凛这边走了过来。

松冈凛赶紧收回目光把两手放桌面假装自己是小学生。

“你的提拉米苏,”天使把洗得发出莹白光泽的碟子放在松冈凛面前,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请慢用。”

“等等,”松冈凛把叉子拿起又放下,“一起吃吧?”

店主似乎发出微微的叹息声:“……你还真是老样子啊。”

松冈凛慢悠悠把盘子往桌子中间推了推,等着店主把叉子拿过来。

两人相对而坐,并无多言,空气一时沉默,剩叉子与瓷碟碰撞摩擦发出的轻微响声。也庆幸桌上是传统的油灯,彼此只能看到对方的轮廓和眼里倒映出的幽幽灯火。

“凛。”

“怎么了?”

那头的年轻人伸出手指在松冈凛嘴角轻轻一扫:“你嘴角有蛋糕屑。”

“还说我呢,”松冈凛塞了口蛋糕,甜而不腻,还带着奶油从冰箱带出来微微的凉,“你不是也是老样子?”

“来了这么多次还是没说,”松冈凛轻轻地说,语气里带了一点怀念,“恭喜实现了当年的梦想。”

七濑遥埋头于蛋糕之间:“……谢谢。”

这明明是我们的梦想,凭什么说是我的呢?

“现在这样真像当时一样啊。”松冈凛漫不经心地戳最后一块蛋糕,“你吃还是我吃?”

“我还以为你忘了。”七濑遥把他乱戳蛋糕的叉子撇开,把最后一块吃了,又走回料理台端了两杯咖啡。

咖啡略带苦涩的味道能轻易地把人扯回多年以前,那段大家五官还都未张开,脸上还带着青涩和面对未来的勃勃生机的时光。

眼前不禁浮现出高中附近那家不大的甜品店,少年和少年并肩坐在一张沙发上,他们的发梢相互交缠,吃完的甜品堆在桌子一角,桌子上摊着凌乱的纸张。

“呐,遥,”红发的少年趴在桌上,嗓音因为刚吃完甜点带了懒散,“菜单你来设计吧?”

七濑遥沉默几分钟,突然纸一拿笔一抓,就开始在纸上涂涂画画。

“喂……”松冈凛看他画了一会,终于忍不住拍桌出声,“就算再怎么爱校也不至于什么上面都画岩鸢吧?!”

“……要你管啊。”七濑遥虽是这么说,七濑遥还是拿了橡皮把图上的小岩鸢都擦掉,然后继续低着头在纸上涂涂画画。

“……喂我说你对青花鱼的爱要不要连菜单上也画了?”五分钟后松冈凛忍不住又一次打断对方。

“你不觉得很可爱吗?”

松冈凛仔细看看,一抬头看到对方认真又倔强的眼神,忍不住弯了眼角:“是很可爱,就这个吧。”

纸上列了不少菜单名,边上草草勾了个框,框上画了几条大小不一的鱼,边缘大致用笔加深,鱼身由凌乱的线条构成,却能看出细小的鱼鳞和鱼身上深浅的区别。

“遥。”

“嗯?”

“怎么不继续画了?”

“你这么多要求那你来画吧。”七濑遥转头看松冈凛一眼,脸上都是平静,就差没写着“我不是故意的”几个大字以证清白。

松冈凛叹口气,埋入纸张里面开始画画。

七濑遥默默看了他的侧脸一会:“凛。”

“嗯?”

少年伸出手指帮他扫掉那一点屑:“你嘴角有蛋糕屑。”

清晨八点。

闹钟响起,松冈凛翻身起床,床头柜上的日历在六月最后一天上打了个圈。

六月底的日光已不是一般的炎热,深巷里却因为楼房把阳光挡了个结实而留下不少清凉。推开那扇摇摇欲坠的门时耳朵依然接收到了清脆的铃声,店里料理台后依然站着穿一身干净衬衣的男人。

“早上好,我想订个生日蛋糕。”

“要什么?”

“巧克力吧……”松冈凛抽出一张餐巾纸,又拿了只笔在上面涂涂画画,“上面画这个……”

纸上一条活灵活现的鱼,繁乱的笔触中仍能看出鱼身上深与浅的区别。

七濑遥愣了下,把那张纸收起来又小心翼翼地放好,才低着头问:“要写什么?”

年轻的男人一字一顿,眸底盈满笑意:“祝七濑遥生日快乐。”

七濑遥彻底愣了,耳边响起轻轻一句:“生日快乐,遥。”

他的身体被越过料理台的男人圈在怀里,彼此的鼻息相闻。

END.

评论(2)
热度(42)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