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非常杂食 惟愿世界安好
微博@阿沫今天要早睡

【双黑太中】七日谎言

*还请看到最后

中原中也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浑身上下都是不可忽视的酸痛,他醒了过来。

目光所及,床单上凌乱地布满了褶皱,有微微压陷的痕迹,很显然什么人在上面躺过,并且睡姿不会太好,床上本来放的两个枕头躺了一个在地上从侧面反应了这一点。

那个人叫太宰治。

而事实上太宰治的睡姿也并没有很差,中原中也的睡姿也没有很差,那些凌乱的痕迹是他们两个昨晚翻云覆雨几个小时的结果,而床上只剩了一个枕头从令人羞.耻的回忆看是他中原中也一手挥过去的手笔,两个人昨晚居然是在一个枕头上睡的,用“同床共枕”这个词来总结不能再贴切。

整个房间都静悄悄的,太宰治大概是离开了,他的气息却还停留在空气中——现在他在太宰家,屁股下是太宰的床,床下四散的衣物中有自己的也有太宰的。

中原中也懒得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草草围了浴巾遮着要紧部位了事。走到浴室洗漱时他一瞥看到自己光.裸的身上全是红印,饶是经历的情.事不止一次,胸膛以下大腿以上一片还是又晕又涨。全身上下没有粘腻的感觉,想是太宰给他清理了。如此一想他的耳朵尖不可避免地涨了些红色,抬手摸了下只觉得发热。

出了房门,餐桌上放着简单的煎蛋和牛奶,自己的手机搁在不远处。杯子下压着一张便签,上面写道“多喝牛奶才能长高。”习以为常地翻到反面,上面一如既往地写着“不过中也大概也长不高了吧。”

中原一如既往对着早餐咬牙切齿,却还是乖乖坐下,顺手拿了手机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消息。

中原中也打开短信页面的时候有点不敢置信——比起平日铺天盖地的短信如今屏幕上只有寥寥几条,几乎都有关工作,除了中间一条尤为刺眼。

“我要是死了,中也可不要挂念我。”

发信人一栏里明明白白两个字“青鲭”,顶着这名字在中原中也手机里的只有一个人,太宰治。

中原中也大脑呈放空状态许久,虽说他以往跟太宰偶尔见面时总把“太宰你赶紧去死”一句挂在口头,但却连太宰究竟是何种死法死状又如何也没去想过半分。如今猛然收到这消息还是不敢相信,第一念头是太宰不会又想了什么恶作剧捉弄他吧,于是愤愤把“青鲭”连同消息内容一并删除。

可大概这回不是开玩笑了。

中原中也下午去找尾崎红叶商量事情,途经下属们的办公室,听到年轻人们小声八卦,他正盘算着该增派些什么工作来使他们的时间用了工作而不是八卦,便听其中几人谈到:

“那位最年轻的干部真的死了?”
“当然啊,一大早新闻都播了,说是有个年轻男子被枪击,死在了河岸边。虽说隔了很远拍,但就那衣服那身形见过的都能认出来就是他。”

虽说今早删了信息,内容还在中原中也心里挥散不去,一听这话心底微微透出凉意,又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心里面一点点掉出来,迅速融化在地上,再也捡不起来。像小时候用手去接天上落下的雪,它们贴着指缝滑落,然后在地上融化,低头去找却再也找不到痕迹。

于是他找红叶的时候便有些魂不守舍。尾崎红叶多年身在干部高位,察言观色的能力非常,三言两语间就看出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青年今天不对劲,本来能好好表达的事情总有几个词语序颠倒,赶紧三两句话打发走人,顺手帮忙请了下午的假。

中原中也在自己办公室里无事可做就想着上个网看看新闻,刷下来没两条就见着了“一男子因枪击死在河岸”的标题。他点进去细细看了内容,仍是不太敢相信事实。

太宰治死了。

死因让人简直不可置信,一颗子弹穿过他的心脏,生命在瞬间终结,血在衣服上绽出刺眼的花,然后凝固成深色的抠不下来的硬块。

真是可笑,你瞧他平日里到处寻死,一副“我生来只有与美丽的小姐殉情一事有意义”的样子,可偏偏就这么死了,唯一称得上“一起殉情”的只有一枚冰冷的弹头。

从没有过的无措爬满心头,中原中也想撑着桌面站起来走走缓解这股无措,却发现自己的手指都在无能地发颤。

不就是个太宰治么?至于么你中原中也竟然如此无能?

他质问自己,却发现质问也相当无力拿不出任何气势。中原中也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躺在床上想着睡一觉一切恢复正常,发现自己闭着眼脑子却在胡思乱想,太宰跟他做完大人之间的“娱乐”轻轻地圈着他的画面,他们某次出任务遭到暗算两个人都受了重伤太宰把自己靠在他身上居然还能轻轻哼着曲的画面,他甚至想起了小时候他们两个玩游戏被要求“友谊的抱抱”时两个人都带着冷哼象征性地互相拍了一下的画面。

中原中也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突然就想有个人抱抱自己,怀里温暖又干燥,圈着自己的手臂强壮有力,能把那些无措都统统扔了去。

模糊中黑夜似乎来临,他胡思乱想着睡了过去。梦里似乎是海,白色的浪打在沙上打出白色的泡沫又很快重回海中,被水打湿的沙子呈现深色。他自己坐在高处,盛着酒的酒杯在他手指间不时摇晃,他俯视看到的一切,身边坐着一个人,他们的肩相互贴近。

他身边……坐着太宰治。

中原中也从梦中醒过来,轻轻呼出一口气,窗帘中间露出的天已然大亮。

最近一周他老做这个梦,每天晚上大致都一样,每天晚上的梦都比前一天更细致,刚刚结束的梦境里他甚至看到了太宰眸子里的温柔。

可他和太宰治的确没做过这样的事,跟太宰一起去海边喝酒,坐在高处看那些浪拍打沙滩,只是个念头偶尔划过他的脑海。

中原中也点亮手机屏幕,习惯性地看了眼日期,太宰治死亡第六天。这么多天过去,他的工作和生活已经恢复正常。

中原中也在工作的繁忙中抽了一个小时去了趟太宰治家,想着人已不在或许该留点什么证明这人曾存在过。于是拿了便签纸写了句“我想你。”想想觉得不行,在句子里画了添加符号,改成“我有点想你。”然后把便签纸留在那里。

走出太宰家门口的时候他想,喜欢就喜欢吧,只不过这喜欢来得有点晚。

中原中也单身二十二年,若不是跟太宰滚过几回床单,此时恐怕也还是处.男一个,对于感情着实迟钝。尾崎红叶对他好一番开导,才算认清内心感情。

太宰治死亡的第七天早上中原中也刚翻了个身,猛一瞧见床边竟坐了个人,条件反射一伸手把枕头下藏的枪握上了。

“中也,”在天刚亮的光里那人慢悠悠开口,“我回来了。”

中原中也被那话吓了跳,下意识手指头一钩只听见“砰”一声,那人身后一瓶酒应声倒地。

他听见自己声音里都是颤抖:“太……太宰?”

“是我哦。”

“你不是死了吗?”

“只是森先生使的障眼法罢了,”太宰单手撑在床边,另一只手按在自己胸口,“可我的确是被击中了,疼。”

他说这话时带了点撒娇的意味,一双眸子眨也不眨盯着中原中也,中原被他那样看实在说不出话来,只好让他退远点。

“你不是说想我吗。”

中原中也只觉得自己耳朵飞速升温:“什……什么?”

那边太宰治已经把那张他相当熟悉的便签纸拿了出来,那张纸整整齐齐没有一丝褶皱:“我能裱起来吗?”

回应他的是中原中也的一记直拳。

END.
回归本行!
这篇好长啊……算是自我突破了w
后尾因为要赶飞机所以写得有点仓促XD

评论(10)
热度(153)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