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非常杂食 惟愿世界安好
微博@阿沫今天要早睡

【双黑太中】押上我的一切(上)

*赌徒宰x兔女郎中也

空调送出的冷气伴着淡淡的香氛气息,与之相呼应的是女士们散发出的香水味。皮鞋和高跟鞋在地面上落下又离开,地面上只映出衣摆和裙摆的摇曳,中间掺杂模糊的灯影。

“请出示您的证件,先生。”

青年从善如流,把自己证件递了出去。他伸出去的手苍白,手背上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指节也比普通男性略微细一些。绷带从他手腕处开始缠绕,末端消失在衬衣卷起的袖子里,嘴角一点漫不经心的微微弯起衬得他本来就不太有血色的脸更为苍白。

太宰治今天穿了价格高昂的定制西装,衬衣马甲背心和西装外套一应俱全,还系了与西装同色系的领带,袖扣上镶嵌着钻石,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更何况他本来就身高腿长,整一副来自上流社会的温文尔雅样。

纵使赌场来往的客人众多,有那么些小众爱好的客人也不计其数,但这位装扮稍显奇特的客人还是让保安多看了几眼。

太宰治表现得像并未察觉,嘴角弯度更多了些礼貌:“请问我的证件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任何问题,”保安递回证件,“先生请进。”

太宰治拿回证件往里走,较外面而说里面更为富丽堂皇。墙上安了巨大的舷窗,借着灯光,窗外的海面被映亮一片,墨色的海水卷着白色的浪拍打船身,灯光边缘处只见几条弧线在海水的波动起伏间跃起又落下,大概是鱼跃出水面又潜游回去,再往远处便只能见隐隐有一条海天的分界。

太宰治背对那面巨大的舷窗,身后的世界漆黑静谧,身前的世界璀璨喧嚣。

海上赌场。

耳边充斥机器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间隔中由更热闹的机器喝彩声和音乐声填充,灯光都是些夺人眼目的颜色。附近都是三三两两坐在赌桌或者机器前的人,走道上摇着腰肢的兔女郎和西装短裙女郎们与来自四面八方的五色灯光交相辉映,她们手上的托盘上是盛着饮料的玻璃杯,杯子倒映周围的光亮,仿佛世界缩小于杯壁之上。

太宰治随意找了台柏青哥,在小钢珠随着一阵碰撞落到盘子的声音里,左手忽然挡住走过的某个兔女郎的手腕,抬头,桃花眼中闪着的光因环境比以往更甚:“美丽的小姐,你可以帮我点一杯罗西尼吗?”

兔女郎点头示意,又礼貌商业地微笑一下,抬腿就准备走。太宰治眼睛眨了眨,坏心眼地又叫一声:

“中也。”

“太宰治你还有什么要点?”那兔女郎转过身,一出口却是男声,又因为害怕被人发现男扮女装只好压低声音,“这么悠闲要不你来穿你来假扮兔子啊。”

中原中也今晚穿了渔网袜,被网格包裹的腿笔直修长,脚下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上身是玫红色的连体泳衣,修身设计把他的腰掐得看起来越发纤细,臀部上点缀了白绒绒的一团兔尾巴,脖子上一贯的chocker也换成相同的玫红色,头上还戴了兔子耳朵,两只耳朵周边的短绒毛看上去软乎乎的。

放在平时要中原中也穿这么一身还不如杀了他,但今天是任务需要。港口黑手党下属的这艘专门在公海赌博的船涉嫌逼迫船上的各色女郎与客人发生关系,但之前派人核查也只是察觉不对劲但找不到证据,迫不得已只好派人潜入船调查。但派了几次人均以失败告终,森鸥外不得不派出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执行任务,最好的方法不过调查人员直接进入女郎的行列。

太宰治笑嘻嘻地:“我这不是穿不上么?也只有中也你能胜任这份工作啦,就连尺寸也不用改刚刚好。”

好了,这算是变相讽刺了。

偏偏中原中也还肩负“重任”,也不能想骂人就骂人想揍人就揍人,又因为他太宰治算是“客人”,还得好好服务给他倒酒,只能靠在心底幻想暴揍太宰一百遍来缓解怒气。

等他到吧台时好巧不巧发现调酒师临时不在,至于在一杯酒上做了些什么手脚也就天知地知中原知了。

于是中原中也一杯酒送到太宰治面前的时候即使努力保持冷静,但一丝狡黠还是从平静中钻了出来。太宰治似乎专注于柏青哥机,在几乎没停过的碰撞声里已经赢了一堆小钢珠,看来收获不小,此刻眼皮抬也没抬,对于中原中也眼神的闪过的慌张也就没看见。

中原中也已经能预想到太宰治喝了那杯特调酒有什么囧像,觉得自己大仇得报,心中都是舒坦,脚下折磨脚后跟到没知觉的高跟鞋也舒适起来,警惕一放松就在下一位客人那里被摸了一把屁股。

在赌场里工作被动些小手脚是很常见的事情,中原中也正打算以“老子一个大男人被摸把屁股没什么”安慰自己不要计较赶紧走人,可客人似乎是开始得寸进尺,又揉了一把,还在兔子尾巴上加了一把力道。

“兔妹妹,待会有空的话去楼上7102房找我吧?”那客人用狭小的眼睛打量中原中也,明明穿着一身西装,却像街上的流氓无赖打量路上好看的女学生,“别担心,我已经跟你们经理说了,你不会因为暂时不在而扣工资的。”

男人口中的“经理”应该是主管女郎们的人,看来是真有什么猫腻了,中原中也想。他下意识看向太宰治,对方已经拿着装满小钢珠的盒子起身,静静地站在那里,身后是五光十色的灯光,他背着灯光,眼中的世界中心却是他。

中原中也的心彻底冷静下来。

那位客人看中原中也没说话,又见他脸上有些犹豫神色,又开口道:“兔妹妹,你今晚来我可是会给你相当高的小费的。怎么样?别犹豫了,相信今晚我们一定能度过一个终身难忘的夜晚。”

中原中也默不作声,还是一副犹豫状。

实际上在犹豫是一击拳击把这无赖击翻仰面倒地还是一脚把这无赖踢翻脸贴着地比较不会发出声响引人注意。

TBC.
虽然看过赌场是什么样,但是未成年还是没有赌博过
海上赌场兔女郎和提到的太宰玩的柏青哥都来自百度

评论(10)
热度(94)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