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惟愿世界安好 极度懒怠低产帝
weibo@阿沫今天要早睡

版头感谢@焦糖梅尔_🌿CaramelSSS
头像感谢@原岛
二位的画真是好好看呀

【双黑太中】梦境与现实

“中原中也先生,请问你是否可以成为我的交往对象?或者是说——是否愿意与我结为秦晋之好?”

太宰治从梦中惊醒,睁开眼是熟悉的房间,晨光刚刚破晓,还没散去的星辰点缀水洗过一样的澄澈的蓝天。

心脏控制不住地跳得很快,他极少有如此狼狈的状态,可刚刚的梦境太过真实,简直像实际发生过的一样。梦境中看看到的脸比记忆中要微微长开一些,多一些时间沉淀的成熟,还有那句话……残留在脑海里的每个音节每个抑扬顿挫都如此清晰。

这是梦境,还是现实?如果是梦境,一切为什么那么真实那么清晰?如果是现实,中也现在也不过十六七岁,那张已经长开的脸又如何解释?

姑且算是梦境。梦境开始时他们二人正坐在一辆车上,单是看着仪表盘就知道这车价值不菲。中也坐在驾驶座上而副驾驶座上坐着的是他自己,挡风玻璃外来自街道的光映亮中也的脸,映着那么多灯光的一张脸白皙又干净,鼻尖微微翘起带着青年的成熟自信——记忆中还是更稚嫩,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傲气相较青年时期而言完全压制不住。

梦境里出现的居然是青年时期的中原中也。

暂且不说他很少做梦,即使做梦而且有关中也,内容也是在一起训练一起出任务的几个片段。内心的不安由此牵涉,太宰治蜷缩在被子里,把被子往身上拉了拉,似乎靠此就能多得到一些安全感,但很显然被子能给予的安全温暖并不能掩盖住这个怪诞的梦离奇惊异的感觉。

可说完这句话之后呢,对面那人到底是什么表情?只记得随着那句前言不搭后语的问话问出口,仿佛有一层帷幕遮挡住眼前,明明还能看到车窗外过路的行人来往的车辆变幻的灯光,甚至于不远处有个小姑娘嘟着嘴说“妈妈我想吃糖”的口型都看得一清二楚……可就在面前的人只有模糊简单的轮廓,能辨认出眉眼鼻唇,至于眉头是否皱起嘴唇是勾起还是抿起就不得而知了。

习惯了对一切了如指掌,对脱离自己掌控的东西便不习惯。裹着被子翻身,对床的人发出均匀的呼吸,半张脸埋在枕头里里,还有小半张脸埋在枕头里,额头光洁眉头舒缓睫毛纤长,甚至能预想那双眼睛睁开时是如何的美好光景。

幸好眼前这张脸仍然清晰。

在清晨的清新空气里,太宰治侥幸地这么想,趁着中原中也还未醒来,仔细又珍重地用目光勾勒眉眼鼻唇的每处细节。

随后在逐渐明亮晨光的中困意阵阵袭来,再度出现模糊的轮廓,而后渐渐清晰。

那是他自己的脸。准确地说,是青年时期的他自己的脸。镜子里的自己抿着嘴唇而目光坚定,手指机械地系着领带,就像履行什么任务。

即使知道那并不是现在的自己,但仍能猜测,青年时代的太宰治要去面对荆棘丛那样的事情——脸上细微的表情无论如何刻意,也是改不掉的。

很快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随着“青年时代太宰治”视角的变化,他看到了一间熟悉无比的办公室,那房间属于森鸥外。

“太宰君,中原君。”森鸥外的表情也较记忆中的更严肃,“这次任务我也不必多说,只有一句……万事小心。”

他们二人低低地应了“是”,森鸥外惯例嘱咐几句语气也低沉,显然将要进行的任务如何凶险大家都已心知肚明。

然后出门,下车库,一人一边上车,然后是长久的沉默。中原中也开车,太宰治无事可做,看着不同的光跑似的掠过中原中也的脸,只是某道光由下巴爬上鼻梁再爬上额头时,仿佛神启,他听到了自己沉寂已久的心跳动的声音。

在某次等红灯变成绿灯时,感性主宰一切,声线调整到最郑重的位置,目光温情又柔和。

“中原中也先生,请问你是否可以成为我的交往对象?或者是说——是否愿意与我结为秦晋之好?”

“太宰你突然发……”中原中也下意识脱口而出,说到一半戛然而止,沉默半响之后声音里甚至带了点勾人的笑意,“如果这次任务成功,我就答应你。”

这一会,清晰的是中原中也的双眸微微弯起,眉头完全舒展,嘴角随着说话弯起的弧度越发加大。窗外的景色则完全模糊,就像是一副画被人用磨砂玻璃遮挡后只呈现简单的色调变化……不过也已经没人会在意它们了吧。

信号灯由红转绿,汽车再次启动,化作车流里前进的一点。

“太宰,起床!”

太宰治慢悠悠地再度睁开眼,骤然稚嫩不少的脸和完全没有“勾人的笑意”的声音让太宰治反应迟钝不止半拍。

“中也……脾气这么暴躁可是娶不到好姑娘的。”

“也总比你这条动不动就寻死给人添麻烦的青花鱼容易吧?”

“唔……似乎吧。”

太宰治觉得自己此刻心情一言难尽,明明刚刚对着还是温柔的笑着的中也,醒来之后就要面对能一脚连着他的床和他自己一起踹爆的中也……着实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计划赶不上变化的还有一点。太宰治本以为奇怪的梦境已经结束,可当他结束工作闭眼小憩时脑子里忽然掠过几个片段。

满地的血迹,血色的人影互相倚靠在一堵断墙边,周围是十几把齐刷刷对着他们的枪。

“终究还是……没能当上你的男朋友。”

“谁叫你不早些跟我说,”中原中也反倒笑了,“偏要在这次。”

只是那笑容轻的几乎看不见了,笑容成了空壳,里面附着遗憾。

太宰治睁开眼,打开手机就给“蛞蝓”发信息。

“中原中也先生,请问你是否可以成为我的交往对象?或者是说——是否愿意与我结为秦晋之好?”

END.
有点乱,关于梦境和现实,本来就很朦胧的东西还是想写一写。
祝朝歌 @赤色朝歌 生!日!快!乐!如果不是今天的话请不要戳穿……是腾讯的锅 嗯
我永远喜欢朝歌太太。

评论(10)
热度(46)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