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惟愿世界安好 极度懒怠低产帝
weibo@阿沫今天要早睡

版头感谢@焦糖梅尔_🌿CaramelSSS
头像感谢@原岛
二位的画真是好好看呀

【狗崽】霸道天狗的小娇妻

*上司狗x下属崽
*反正内容也很狗血所以取个狗血的名字应该不要紧

买个广告 可以算是《这篇》链接点我 的后续

“麻烦等一下!”

妖狐小跑着穿过步履匆匆的人群,挤进电梯里最后一点缝隙。

电梯门在他鼻尖前关上,门上出现被模糊放大的脸,初入职场的青年看到映出来的自己蠢得很的脸,噗嗤一声笑了,年轻和活力从眼角眉梢里不自觉地蹦出来。还穿着牛仔裤T恤背着双肩包呢,在一电梯的西装里格外抢眼。

今天是妖狐实习的第一天,脸皮上看是青春满溢的二十二岁,实际上是已经上百岁但前几年才嘤嘤嘤嘤告别母亲下山历练的小狐狸。他这年龄对于狐族来说也就几岁小儿,还是小孩儿的心性。

小孩儿前几天写信给母亲说自己毕业了只过了一个公司的面试不如回老家天山种雪莲吧,现在的有钱人都注重养生绝对不亏,母亲回信说小狐狸们现在都回家种雪莲啦你哪争得过别人,种地没希望的还是乖乖在城市搬砖吧。

有家不能回,大概没有比他更可怜的狐了,呜呼哀哉。

但等电梯门一开办公室门一推,妖狐惊喜就发现办公室里都是小姐姐!老天给我关了一扇门但是给我开了一大扇窗!开心到都不知道怎么形容!

新人自我介绍是国际惯例,并且是好不容易来了个可爱的男孩子,无论老的还是小的内心的母爱都沸腾了,一拥而上就把人给堵在门口。

被小姐姐包围使我紧张。

妖狐感觉自己的脸迅速升温,腿都在发抖,缩在掌心里的手指冷冰冰的:“呃……大家好我叫妖……姚湖!请大家多多关照!”呼……差点就把真名说出来了,幸好反应快。

把他包围的小姐姐们激动地鼓掌,十几种不同颜色的美甲在眼前晃荡,眼前一片连着一片的亮闪闪。

突然有人在办公室外冷声道:“在闹什么?”

全场瞬间噤声,乖得像是已经上课还在吵闹但突然看见教务处主任的中学生,回位置拉椅子拿资料轻得一点声都没有。

对方越过他往里走,声音相当平淡听不出喜怒:“跟我来。”

“是~”

整个办公室都相当安静,妖狐把脚步放轻跟着走,偷偷地打量前面的男人。一身的西装,身高腿长宽肩窄腰,浑身透着成功人士的范儿,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妖狐下意识伸手理了理自己一头的乱发。

幸好衣服洗干净了也熨烫好了,仪容不整可会玷污了大人的眼。我的大人呀,工作时候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走道尽头一扇玻璃门,玻璃门里的空间除了一个占了正面墙的书架和两套对着放的办公桌椅就没别的家具,靠里一些那张办公桌上摞着几沓文件,桌上一个透明的立牌写着“大天狗”的字样。

“这是你的桌子。”

拉开椅子屁股还没沾着,一沓厚厚的资料就递过来:“工作表和工作牌,这些你先试着做一做。”

妖狐觉得自己接过资料的手都在颤抖。

但大天狗真是位不得不夸的好上司,不仅神奇地从看起来就不食烟火的抽屉里拿了一块三明治给妖狐当早餐,还帮忙带了午餐和晚餐回来。

掀开盖子全是他爱吃的,妖狐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对,看着对面的。大天狗在伏案工作,就算只能看到额前碎发下笔直的鼻梁和抿着的嘴唇,也令人忍不住地看了又看。

只是妖狐没注意到他吃完饭乖乖工作时,大天狗足足看了他五分钟。

饶是大天狗连饭都给他带进了办公室,完成时窗外夜色也已深沉如墨了,办公室里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妖狐伸个懒腰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关灯回家。

经过走廊时一间小会议室还亮着灯,妖狐边腹诽谁这么浪费资源边走过去关灯,走到门口他下意识地顿住脚步。

求助,深夜在公司突然遇到顶头上司,他还看着他偷拍我睡觉的照片一副憋不住笑的样子应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照片上他顶着两只狐耳朵,蜷在被子里,因为给脸施了个咒改变面貌,照片上的五官跟现在相比精致得多。

只是大天狗似乎在等着他出现似的已经转过头,再怎么当作没看到也没用,妖狐强装镇定掩饰尴尬:“您……您还没回家呢?呵呵。”

门口站着的这只小狐狸才刚进社会这口大染缸,哪懂得隐藏心思。一紧张法术就出了漏洞,耳朵尾巴统统露了出来,大概也知道自己出现的时机不太对,大而蓬松的狐尾紧张地缩在主人身后,尾巴尖卷得紧紧。

夭了个寿!你怎么就现在出来了呢!

大天狗叹口气:“……我早已知道你是妖狐,紧张什么。”

哪能不知道,面试那会儿妖狐一进门他就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气息,看到为了隐藏身份还改名字的时候简直憋不住笑。小家伙还初生牛犊不怕虎,自我介绍音量最大就是他,声音还脆生生的,心念一动就划到自己名下。

绞着紧张的眼睛终于敢抬起头看一眼天神大人,尾巴稍微舒展一些,还是紧紧贴在身后。

“既然遇到了,不妨一起走。”

“好呀。”

“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大天狗语气平和,仿佛刚刚自己被抓包到看偷拍别人照片的事并不存在,倒像是和小辈在扯家常,平易近人提高了不止五个百分点。

“完成工作啊。”还不是你给的?

“我记得你的工作没这么多,今天给的是两天的工作。”

“……”妖狐一口气堵在胸口出不来。

为什么没告诉我,您是不是故意整我的。

他们一起等电梯,妖狐看着大天狗在昏暗灯光中藏了一半的脸,好奇道:“您什么时候认出我的呀?”

天神大人果然是天神大人,一眼没看他,却能把他的手指握进掌心——既然已经戳破他身份了自然也没必要隐藏,这是我的权利。

“你猜。”

“嗯……”小狐狸圆溜溜的眼睛转了下,“该不会一直盯着我看吧?” 

大天狗对妖狐的定力一直为零,这话一出觉得自己呼吸都急促了。

青年啊,果然是又年轻又诱人。

电梯门适时地开了。

大天狗忍不住把妖狐往墙壁压,顺手把妖狐抱在怀里的文件推了,在纸张轰然落地的响声中他们嘴唇相贴。

“大……大人,”妖狐喘着气开口,快速又急促地说,“电梯快……快到了!”

“到就到了,专心。”

END.

给 @喻队今天又让我闭嘴 
拖了这么久实在是不好意思QAQ希望你喜欢!提前祝新年快乐!!
顺便【请不要因为狗崽fo我谢谢w】写完这篇以后除了点文都不会再写了 虽然很喜欢他们!!

评论(10)
热度(97)
  1. 扶持篱下寄示而故且 转载了此文字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