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惟愿世界安好 极度懒怠低产帝
weibo@阿沫今天要早睡

版头感谢@焦糖梅尔_🌿CaramelSSS
头像感谢@ㄇ
二位的画真是好好看呀

【狗崽】天狗男神的清纯校草

*校草大天狗(已毕业)x校草妖狐
*姑且可以算《这篇》链接点我 的前传

秋风凉凉,校园的步道上铺满的都是落叶。又因着道两旁种的都是枫树,此时深红色的叠着浅橙色的,浅黄色的又叠着偶尔的翠绿深绿;无论是大致略略地看,还是小心细致地看,都从这景里领略到秋的一份美好。

但某个书包里装着一本牛津高阶字典和几本厚厚教科书的人则对美景完全没感觉,只觉得书包如山一般重,压到得自己腿快要断了。

“大……大人……”妖狐像拉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拉扯大天狗的衣袖,气息不稳道,“你能不能……不要走这么快……”

前面那位身姿挺拔的人并没有阻止他拉扯自己衣袖,反而停了脚步:“演讲还有五分钟开始。”

大天狗已毕业两年,这次回来一是受学校邀请为学弟学妹们做一次演讲,二就很有私心,只是为了看看自己这位刚入大学几个月的恋人过得怎么样。 

“大人,那报告厅离这儿不过三分钟的路,还有时间呢,”妖狐把包从背上借下来放到地上,自个儿站着喘气,边喘还边可怜巴巴地撒娇,“您等会我嘛。”

“……算了。”

“嗯?”

那人却已经弯腰把他放在地上的包拿起来:“我帮你拿,你自己走。”

接着又伸出一只手,掌纹清晰手指修长,感情线又连贯又长,一看就知道是会感情顺利的人:“手给我。”

软软的手乖乖地放进对方温暖的手心,借着传递过来的力量起了身就赶紧想抽回来,没想到大天狗的手紧紧牵着他的手。

“收什么?”

“我……我刚刚可是不小心摸到地上了。”

手还没洗呢,大人能不嫌弃拉我上来已经很好了,现在还紧紧牵着,大人等会还要上台演讲的。

“那我脏吗?”

妖狐眨眨眼,不太懂大天狗前言不搭后语的问话是什么意思,还是乖乖照答:“不脏呀。”

“那你也不脏。”

妖狐只觉得自己的脸都红起来,见到从对面走过来的人连忙看着地上走,只希望别人觉得是今天的阳光太过明亮以至于都把他的脸照得红通通的。大人他怎么这样啊!把我说得脸都红了,自己还一脸正经的。

结果就是他脸红到脑海里一片空白,全身的重心都仿佛落在了大天狗手中,整个人走路都想倚靠着大天狗走的。到了报告厅刚巧踏着点,所幸校长要先来一段欢迎词,大天狗才有时间把他安顿在第一排中间位置,直到大天狗上台演讲脑子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第一眼又看到自己的包被大天狗光明正大地拿了上台,又光明正大地放在讲台上,动作自然得跟那包本来就是大天狗自己的包似的,殊不知包里装的全是妖狐的东西。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学弟学妹们大家好,我是大天狗。今天很高兴能站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我的经验。”

标准的开场白,台下却全是掌声雷动,坐第一排中间那个大一新生拍得尤其响亮,大眼睛里亮闪闪的。

大天狗忍不住笑了,但一张脸正经惯了,笑只在眉眼里笑,要是细看,就能发现里面全是宠溺和疼惜。

演讲顺利结束,除了中间卡顿了一下。

那是大天狗发现妖狐睡着了。其实不能怪妖狐,他昨晚背英语单词背到两三点,躺上床才发现大天狗给他发消息说自己早上有演讲,他俩已经几个月没见过了,突然来这么一条消息妖狐一整晚都没睡好,第二天睡着可想而知。

人群散场居然也没能把妖狐给吵醒,大天狗由着他睡,妖狐醒过来发现人都没了,只有大天狗坐在旁边处理工作。

“大人对不起呀,我睡着了。”

“没事,还困吗?”

“不困了!”妖狐笑嘻嘻地贴过去搂着大天狗的脖子,“接下来去哪儿?”

“在这之前,我们有件事需要做。”

“什么呀?”

“闭上眼睛。”

充满青春的眼睛闭上,仅看脸庞也还是活力十足:“您要干嘛呀?”

轻的又细碎的吻落在眼睫,像把对方爱怜的心思通过亲吻印在上面。

又转移到鼻梁,最后到嘴唇。

像圣徒虔诚地亲吻一生追随的神。

我虔诚地亲吻一生追随的你。

“你刚刚睡觉的时候,就想这么亲你。”

“那刚刚不做?”

“会打扰你睡觉,”大天狗站起身,顺手拿起妖狐的包,“走吧。”

妖狐憋了会还是憋不住笑,于是风里都是幸福的笑声。 


END.

又是既然内容狗血那么题目也狗血的一篇呢~

最后【请不要因为狗崽fo我谢谢w】这篇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小可怜点的生贺 不算食言 嘻嘻

评论(5)
热度(46)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