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惟愿世界安好 极度懒怠低产帝
weibo@阿沫今天要早睡

版头感谢@焦糖梅尔_🌿CaramelSSS
头像感谢@ㄇ
二位的画真是好好看呀

【双黑太中】时差

*灵感来源:综艺《爱的时差》
*武侦宰/黑时宰x艺人中
*超级大声祝自己生日快乐❁❁

01

电话铃声响了,中原中也拿起手机看,打来的是个看不出归属地的陌生号码。这是他的私人号码,如果是联系工作应该打去他经纪人的号码,他犹豫了下还是接起。

“喂,您好是中原中也先生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和普通的工作人员没什么区别,“我们是《搭档的时差》节目组,是一档让明星体验恋爱探讨婚恋观的真人秀。在节目中您将和两位不同的嘉宾分别体验恋爱,节目一共三天,想请问您是否有时间参加呢?”

中原中也想了一下自己的行程安排,最近的戏刚刚杀青,下一场戏下个月才开拍,中间除了有几档综艺和两场见面会去刷刷存在感报答报答粉丝,自己有将近一个半月的休息,多一档三天的真人秀似乎也没什么。

“行,我有时间。”

“好的,欢迎您来体验我们的恋爱之旅。那么请您稍等……”

稍等?稍等什么?接下来按流程不是应该谈细节谈报酬签合同吗?

未等中原中也想清楚,原本应该载着他回家的车已经停在一家餐厅门口,司机敬业地依旧目视前方,车里的音响突然响起:“目的地已到达,请嘉宾下车前往餐厅。”

普通人为的力量不足以做到这样诡异的事情,能够解释的只有这件事里有“异能力”参与,那么找到某些蛛丝马迹把幕后的人找出来总行了吧?

思路理清之后脑子里就非常清醒,中原中也下车关车门,冷笑着披上西装大衣:“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02

餐厅布置得相当有品位,很显然照着中原中也的喜好安排,角落里搁着个不小的酒柜,里面摆的都是有年份的好酒。

有短信进来,还是那个没有归属地的号码:“请您与嘉宾共进午餐。”

中原中也四处寻找所谓“嘉宾”,之前提到恋爱……那嘉宾就是这里的哪位小姐了?

可餐厅里的夫人小姐们都已经有伴,扫视一圈只有一桌坐了位看上去特别眼熟的男士。

中原中也认为自己还是个直男,虽然还不知道所谓的“节目组”到底想干嘛,但约会对象应该是个女孩子吧?

没等中原中也走过去确认那个女孩子只是穿得比较中性而已,这位男士像有心灵感应一样扭头对着他招手:“中也——这边这边!”

只看一眼中原中也就想出门,可惜在这个异能力塑造的空间里似乎只能跟着短信里的“指令”走,他只好乖乖在太宰治面前坐下。

对没错,中原中也的约会对象是他曾经的搭档太宰治。

纵使中原中也再怎么不愿意承认,太宰治脑子比他灵活是个事实,他没发现的蛛丝马迹太宰可能一进门就发现了。但他们太久没坐在一起吃饭,一开口讲话语气总是很生硬:“喂。”

太宰治拿那双不知道勾了多少小姑娘魂儿的桃花眼看他:“我的名字不叫‘喂’哦,中也。”

中原中也跟挤最后那一点死活挤不出来的牙膏似的在嘴里磨了很久,挤出来几个音节:“……太宰。”

“嗯?”

“你知道这个‘异能力’是怎么回事吗?”

“唔……大致是构造一个空间吧。但你看看场景的真实度,”太宰治用指节敲敲桌面,大理石桌面相当坚硬,“能做到这个程度的,说明对方是运用异能很娴熟的人,目前还没有太难为我们……这大概是对方的恶作剧?”

谁的恶作剧会做到有“双黑”之称的两个人身上来?趁着他们还出不去的时候享受人生最后的时光才是上策吧。

“那你是我的约会对象?”

“是的哟,我是中也的第一个……”

太宰治说着说着语调里就有些不明的意义,听得中原中也头皮发麻赶紧换话题:“那你知道另一个是谁吗?”

“我不知道哦。”

相处多年中原中也哪能听不出太宰治语气里的敷衍,明显是知道又不想告诉他的。从心理学来说,蛮这款别人的事情是自己对某件事不够确定,但中原中也想不出有谁能让太宰治“确定不了”的。

“中也跟我约会还想着别的人?”太宰治站起来撑着桌面楚楚可怜地看中原中也,“你得赔偿我。”

中原中也挑眉:“你想怎么赔偿?”

太宰治指着自己脸颊:“亲这儿一口。”

哼,幼稚。

中原中也站起来仰头,亲向他手指指向的地方,没料到亲中触感相当熟悉的东西,接着湿热软滑的东西探进自己嘴唇。

接着松开喘气的机会中原中也看清自己到底亲中了什么,他们嘴唇微微分离,津液纠缠在一起分不清到底是哪个人的。

“太宰治你刚刚是不是趁我闭眼转头了?”

“没有哦,是中也准头不好。”太宰治显然意犹未尽,“你再试一次?”

中原中也试图用皱起的眉毛转移别人对他耳朵通红的注意力:“滚!”

反正接下来的一顿饭中原中也没吃好,咽下去的东西都觉得里面掺杂了太宰治的口水。

吃着吃着有短信进来:“您对太宰治有谈恋爱的意愿吗?有请继续享受美食,没有请忽略这条短信。”

中原中也不知如何做出选择,更觉得味如嚼蜡。

03

出了餐厅接他来的车就等在门口,车门已经打开,上车之后司机未问一句直接开车,开着开着就沿着一条河开。

中原中也原本靠着椅背休息,突然就看见河里飘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这场面几年前他经常见,以前见怪不怪叫手下捞上来,如今一见,条件反射就叫司机停车,车没停稳中原中也赶紧打开车门跳下车。

司机恭恭敬敬地跟着他身后,手里居然捧着打捞的东西。

又有短信进来:“请您打捞起河中的人。”

好吧,看来跟“第二个约会对象”有关系。

中原中也认命地趴在栏杆边,伸手,河里的人周边泛起红色的光,中原中也才意识到自己还存在“异能”这种东西,刚刚对着太宰治这种拥有“人间失格”的人,完全没想着用。

人被救上来,眉眼还闭着。抿着的嘴角让他比实际年龄显得成熟很多,一只眼睛缠着绷带,全身都穿得一身黑,露出的脖子和手腕缠着绷带——这不是那个绷带附属品太宰治又是谁?

我的约会对象竟然都是太宰治?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平时没好好吃饭落下的胃病都开始隐隐发作。

那“22岁的太宰治”不愿意说出中原中也的另一个约会对象是“18岁的太宰治”的原因似乎也能猜到一些了。哪怕22岁的那个无论是经验阅历还是心智都比16岁的那个要略高一些,但也不能保证一定能完胜对方,结局极有可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中原中也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太宰治啊太宰治,原来你也有不确定的事?

太宰治醒了,一睁眼就听到自个儿搭档一句劈头盖脸的痛骂。

“早啊太宰,”帽沿的影子遮盖对方的眼睛,里面的情绪看不清楚,被阳光照到的嘴角却很让人心动,“给别人添麻烦你很开心是吧?啊?”

“中——也——”太宰治坐起来去搂中原中也的脖子,算计着如何才能在对方不注意的时候偷亲一口对方勾起的嘴角,“你又不算是别人,对不对?”

“滚,”中原中也刚刚应付完大的现在又要应付小的,简直一个头两个大,“浑身湿淋淋的,自己感冒就算了,可别拉上我一起。”

话是这么说,中原中也却没用力推开他。

互相作为搭档的时光,就让我在虚拟的、异能力的世界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重温下吧。

“中也,”太宰治终于找准机会“吧唧”一下印了一吻,“作为搭档不应该照顾好我的身心健康吗?”

中原中也太久没有过蜻蜓点水般的亲吻,这么一下,耳朵的红蔓延到脸颊,身体都有些战栗了,抖着手指推开那个太懂得自己敏.感点在哪儿的太宰治,开口才发现声音也有些抖:“那你去换身衣服。”

太宰治内心欢呼一声,脸上装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那我去换衣服,中也去哪儿?”

说着用一双装满关心的眼睛看中原中也,意思很明确:总不能放着中也在这荒郊野外吧?

18岁时再怎么相信太宰治嘴里的话,好歹中原中也独自历练了这些年,怎么也能看穿些太宰治“嘴里说的”和“内心想的”里头的不同。

“我跟你一起去,对了太宰你知道我的另一个恋爱对象吗?”

“不想提他。”太宰治别过脸,“走啦中也!”

“中也去哪儿?”后面有人问。

中原中也只感觉面前的人脸都黑了,一回头看清人,觉得头都快炸了。但无论是面前这个小的还是背后这个大的……内心里都不能下死手。只想把幕后黑手揪出来摁在地上暴打,再操控重力把他先甩上天空再砸回地上,感受一下惹到重力使会产生什么后果。

“回家。”小一点的太宰治说。

“回总部。”中原中也说。

中原中也回头:“你办公室就备了一套衣服,你回个屁家?”

大一点的太宰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有点幸灾乐祸:“别影响别人工作了,小屁孩。”

“呵,你不就是仗着你比我大个几年吗?老人家就不要掺和进来啦,还是去养生吧。”

中原中也袖手旁观一大一小两条青花鱼吵架,忽然觉得这个异能虚构不用工作的世界有些美好,直到——

“中也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他,你评评理?”

“中也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他,你评评理?”

两条青花鱼同时凑过来的杀伤力不是一般高:“都给我回去工作!”

两张太宰治的脸凑上前,凑的太近看得有些模糊,像是渐渐合并成一张。

“中也是喜欢我?”

在额头轻轻亲一口,中原中也的脸又红一分。

“无论哪个我都喜欢我?”

在脸颊轻轻亲一口,脸颊的红蔓延到脖子。

“那我这里默认中也喜欢我咯?”

最后的一吻落在鼻尖,整只蛞蝓都红透了。

中原中也忍不住仰头,让两个人嘴唇相贴。

才不会告诉你我喜欢你,一辈子都不会说。

04

中原中也睁开眼,车子停在家门口。一切都像梦境过去,了无痕迹。

下车,一个人等在他家门口。

“欢迎回家。”

“嗯?什么时候成你家了?”

太宰治笑眯眯摸出一根录音笔,开始播放那些中原中也刚刚才亲耳听过的问话。

“太宰治我就知道是你捣的鬼!”

END.

爆字数了x
《爱的时差》这档节目跳着看的XD

既然您都看到这儿了
拜托在评论留句【生日快乐】好不好嘛
就一句【生日快乐】让我知道还有人喜欢我就行

#为了有人祝我生日快乐我真的要敲完全列表的小窗吗#

评论(27)
热度(80)
  1. 黑猫*示而故且 转载了此文字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