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惟愿世界安好 极度懒怠低产帝
weibo@阿沫今天要早睡

版头感谢@焦糖梅尔_🌿CaramelSSS
头像感谢@ㄇ
二位的画真是好好看呀

【凛遥】跳一跳十年少

*happy birthday to凛凛!又能给你过生日啦!
*OOC

松冈凛和七濑遥相当低调地同居了,除了松冈江来家里吃了顿饭,也只跟亲密的朋友更新了自己的住址信息。这个消息没在朋友们中间引起什么轩然大波,根本像没发生过一样。

其实同不同居在吃瓜群众们看来没什么区别,以叶月渚的话来说就是“诶?我还以为他们早就同居了,没想到现在才住在一起?嘛没事,反正凛酱跟遥酱平时也一起回家一起来训练,现在就是住在一起而已啦。”

住在一起的日常基本每天枯燥地反复——起床,训练,吃饭,睡觉。但松冈凛近来发现七濑遥有点不对劲,天天捧着手机摆出一副“我很忙除了吃青花鱼和游泳训练之外请不要打扰我”的样子。

以七濑遥的性子,对某件事这么执着很少见。松冈凛的好奇心被激发,假装不经意走过去看,手机上几个五颜六色的方块,某个方块上还站着个黑黑的东西。

就这么几个方块有什么好玩的?为什么玩着玩着还有个黑乎乎的东西出现……看起来像井盖?

松冈凛这么想着又撇了一眼,七濑遥手机屏幕上的几个方块似乎已经变了颜色变了排列方式,连屏幕的颜色也变了。

难不成这是俄罗斯方块的哪个新版本?最近游戏的新版本改得跟原版只有“方块”和“五颜六色”这两个共同点了吗?是游戏更新换代得太快,还是我老得已经接触不到新鲜事物了?

正巧松冈江发了短信过来:“哥哥,你知道遥的分数为什么会这么高吗?”

松冈凛被自家妹妹摸不着头的问题问得一头雾水:“什么分数?”

“就是微信里那个跳一跳的分数啦!”从文字都能看出松冈江语气非常嫌弃,“你知道遥有多厉害吗?已经称霸朋友圈了!”

老师从小就告诉我们不耻下问是好美德:“跳一跳是什么?”

“微信里的小游戏!想玩哥哥你自己去找,我去玩游戏了!你记得帮我问遥怎么这么高分的!”

松冈凛打开自己微信,一刷新果然发现多了个图标,下面明明白白标着“跳一跳”。

他看了眼七濑遥全神贯注的样子,边在怀疑真有这么好玩边打开了游戏。

然后就发现自己音量开得太大,前面玩游戏的人估计是被打扰了,七濑遥回头看他一眼,又回头接着玩手机。

或许是老话说得好,情人眼里出西施,松冈凛竟觉得七濑遥回头看自己的那一眼里面浮有星星点点的笑意。那笑意极微小,就像风吹过池边的树,把几片落叶吹落到池子里,给清澈的水面点缀上金黄的几点。

池边看风景的人看得神往。

更何况原本七濑遥的眼睛就比池水还清澈,如此一来便有了锦上添花画龙点睛那样的效果。

于是松冈凛也看得神往了。

结果就是松冈凛看着七濑遥玩手机的背影满脑子胡思乱想,直到七濑遥大概是又破了记录或者是饿了,才舍得放下手机转过身:“凛,晚饭。”

松冈凛刚刚还看着人家背影发呆,被这么一问有种被抓包的窘迫:“啊?哦……忘,忘了。”

由于松冈凛仗着自己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对七濑遥餐餐做青花鱼的习惯表达过强烈抗议,七濑遥轻飘飘撂下一句“那就凛来做晚饭吧,我只要一周三顿青花鱼就好了”,由此开启了松冈凛天天站在炉灶边掌勺的日子。

七濑遥收了手机走过来,还故意把拖鞋在地上拖出声音,眼里浮着的笑意越来越多,最后彻底连起来,星星点点连成一片,眼睛都弯了:“那刚刚凛在干什么?”

“……”松冈凛发现自己找不到理由解释,他脸皮不够厚,总不能说自己刚刚到底都在干些什么痴汉的事儿。

“在玩游戏?”

松冈凛立即想起那款七濑遥玩了一下午的跳一跳:“对,在玩跳一跳。”

七濑遥闻言很笃定地说:“凛你肯定不会玩。”

“你怎么知道的?”

这人不是一直沉迷游戏吗,哪会知道他玩不玩,还知道他玩得怎么样。

七濑遥抿起唇别过头,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沉默了一会走向厨房:“我去做饭。”

松冈凛瞬间就想起七濑遥当初掌勺的那段时光,两个人天天吃青花鱼的恐惧,急匆匆跟着七濑遥去厨房:“我跟你一起做饭!”

之后一切如常,吃饭洗碗然后洗澡。

松冈凛先洗澡,洗完出来发现七濑遥趴在床上玩游戏。

“遥?洗澡了。”

七濑遥把手机抛给松冈凛:“凛帮我玩。”

松冈凛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上千分,再看看那么小个方块,尝试着跳了一下,小人可怜兮兮地摔在方块和方块中间。

“……”

松冈凛想给松冈江发个消息,一起探讨七濑遥为什么么可以玩那么高分。

消息还没发出去呢,七濑遥就洗完回来了,站在旁边轻声又很确定地说:“我就说凛不会玩。”

还真以为我玩游戏没空翻排行榜?最后那个就是你,备注那么显眼我怎么会不知道。

怎么说也是个小伙子,即使面对恋人也是不服输的,还往旁边让了让位置:“那你玩给我看?”

“好啊。”

接着松冈凛就见识到了跳一跳朋友圈第一的实力,看着七濑遥的分数从一百两百一路跳到上千,还能语气淡然地解答他各种各样的问题。

“跳井盖能加分?”

“能。”

“跳到便利店能加分?”

“嗯。”

“那闹钟呢?”

“不能。”

“那药瓶……”

“凛。”

松冈凛被七濑遥突如其来没回答问题反而叫自己名字的举动吓得僵了:“嗯?”

七濑遥说着在手机屏幕上随便一点,界面显示分数的同时他伸手勾住恋人的脖子,手臂使力不知道是把自己往对方那边拉还是把对方拉向自己,然后仰头在对方唇上落下眷恋又长久的轻轻一吻。

“夜深了,睡吧。”

七濑遥伸手关灯,在黑暗里他被拉回去,很快两具年轻的身体滚作一团。

END.

写的时候我爹一直在我旁边打跳一跳……真是非常身临其境了。

凛凛生日快乐!!!!!每年都想给你过生日!

评论(12)
热度(54)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