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惟愿世界安好 极度懒怠低产帝
weibo@阿沫今天要早睡

版头感谢@焦糖梅尔_🌿CaramelSSS
头像感谢@ㄇ
二位的画真是好好看呀

【安雷】学校干部套路恋爱批判大会

看到凝宝贝给我写这篇文的时候 我本来是做了一边看一边啊啊啊啊啊啊尖叫的准备的 但我发现我错了 我太久没看子凝的文(不好意思我请罪!!我不够格被你喜欢!)我已经忘了看她的文我一般是哈哈哈哈哈哈!!烦恼是什么我还有烦恼吗!!
结果……这次也一样了!我边看边笑笑到我妈过来说你再这么笑我就告你扰民了 仿佛找到了当年的感觉(??)
接下来爆吹这个天使!!这个人当天才考完!!晚上她就写出来了我真是猛砸键盘 你手速怎么这么快的你不是有我了吗!!(?)
最后……希望我有男朋友?!!不好意思我跟你在一起比找男朋友开心多了!请问我需要男朋友吗??!!!!(需要的 每天都想跟chu谈恋爱)
新的一年顺顺利利 尤其是六七八月心想事成 我爱你

持枪软妹:

ooc
学校除了学习那就谈恋爱呗


       尊敬的老师们,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

       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谨防套路恋爱,从学校干部做起。

       这是我第一次在全校面前演讲,想想还有点小激动,但这么宝贵的机会竟然是用来背后大声diss两个不要脸的学校干部不文明恋爱现象,想想还有点可惜。

       但我还是要这么做,因为我要diss的人,太可恶了太不要脸了太明目张胆了,作为一名知情人士,我必须要披露一下。

       我要说的两个人,一个是卫生部委员安迷修,另一个是我们班的班长雷狮。

        众所周知,我们学校一直有一个优良的传统,那就是每天都会派卫生部的同学查卫生。

        说实话,对于我们级部的大多数人来说,查卫生的时候是我们一天最快乐的时候,因为可以看到卫生部委员是如何谩骂嘲讽和奴役各班班长的,虽然卫生部的男生和班长长得丑了点,但还是很有意思。

        可是这个在我们班是不一样的,这个不一样,主要体现在两点上。

        第一点,是来我们班检查的小哥哥安迷修长得很好看,我们的班长雷狮长得也很好看,看他俩搞卫生的时候从来不会觉得辣眼,而是赏心悦目。

        第二点,别的班的班长,都是逆来顺受,卫生部委员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不扣分就行,可我们班老大雷狮不这样,从来不屈服于卫生部的恶势力,致力于和安迷修互怼,还是撕破脸的那种互怼。

         他们的梁子是在第一次检查卫生时就结下了的。

         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安迷修。白衣翩翩的安迷修背着手(像老大爷遛鸟一样逍遥自在)过来检查,引起了一片女生的惊呼,他掀开垃圾桶的盖子,再用手去摸窗上的灰,溜达了一圈以后敲了敲第一排的同学的桌子,“同学,麻烦叫你们班班长出来一下”。

          雷狮过去了。

        “同学,你们班垃圾桶太满了,没有及时倒垃圾,要扣分。”

         一听到要扣分,雷狮显然是不太高兴的。

          “垃圾桶满了?哪里满了?”雷狮走过去掀开垃圾桶看,很尴尬地面对着满的快要溢出来的垃圾。

         但我们雷狮老大是谁啊,只见他抬起腿用脚用力地踩了两下垃圾,硬是把垃圾踩平了踩扁了,他回头,“你看,哪里满了。”

         表情很到位,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种行为叫什么?这种行为叫无赖、地痞、小流氓!太过分了!我在心里愤怒地呼喊。

        身为老大的迷妹我都看不下去了,转头看向安迷修,看他有什么反应。

         没想到安迷修竟然忍了,他只是皱了下眉头,看了看雷狮,但最后选择原谅他:“行吧,这次就不扣分了,下不为例。”

         安迷修他脾气是真的好。长得好性格也好,我被圈粉了。

        第二次轮到安迷修检查我们班的时候,又出状况了,安迷修摸了一把窗台,看着手上那一把灰直皱眉头:“叫你们班班长来一下。”

        雷狮来了,安迷修说:“你们班窗台太脏了,要扣分?”

         “很脏吗?”雷狮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很狗地拿来了一块抹布,很狗地把窗台擦了一遍,很狗地把抹布扔到一边,很狗地说了一句:

        “我觉得一点都不脏。”

         这种行为叫什么?这种行为叫无赖、地痞、小流氓!太过分了!我又在心里愤怒地呼喊。

         安迷修挑了一下眉:“你还来?”

         雷狮也不答话,就那样站在那里,挑衅地看着他,嘴角甚至还带着张扬的笑,一副你爱扣不扣反正老子已经把窗台擦了的样子。

        他们两个人对峙了起码三分钟,最后还是安迷修败下阵来,挥挥手:“行行行,你赢了,不扣分了,但没有下次了。”

         我们的班长雷狮又一次取得了不光彩的胜利。可是我不想欢呼,我只想骂人。

        说实在的,有了这两次,我对雷狮这个人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变——我觉得他……好像情商有点低?不太会做人?人家安迷修没招他没惹他,只是按照规定扣分而已,他就那样,耍无赖,是不是有点过了?

        但后来我发现雷狮好像不是那样的,他对别人也挺好的,虽然做不到温文尔雅谦逊有礼,但为班级服务得相当周到,在有事情发生的时候能迅速做出正确的行动,为人处世也让人觉得讲究……

        简而言之,是个很好的男人,我可以为他生孩子。

        进一步简而言之,他只对安迷修一个人态度不好。

        也是在后来,被恶意问及关于安迷修的事情时,他被指责被怀疑被猜忌,班里有人跳出来为他辩解,说雷狮才不是耍小性子,不是故意找安迷修事的,他也是为了班里好,要是扣分的话老师会批评我们的!

        倒是雷狮毫不隐瞒,在这件事上开诚布公得很,他摆摆手示意激动的迷妹停下,缓缓开口:

     “我不全是为了班级,我也是因为看安迷修觉得不顺眼才这样的。”

        “或者说,仅此而已。”



         我听到这话后长叹一声,我们班长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不过后来,我的看法又有一些改观,我觉得这事儿不能只赖雷狮一个人。

         一个巴掌拍不响,觉得路窄的话往往是两头都觉得对方是冤家——我的意思是,我猜想,安迷修可能也看雷狮不顺眼,只是碍于公事,表现得不是很明显。

          如果说前几次卫生检查都是班长雷狮在耍无赖搞小动作,那么接下来的几次,我认为可以说是安哥在主动找事了。

         后来的卫生检查在学校的要求下,力度加大,甚至达到了有病的程度,比如室外卫生区不能有叶子,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学生的书桌上书不能超过5厘米高,一旦违反就要扣分。

         种种规定,搞得各位班长是心力憔悴哭爹喊娘,臣妾真的做不到,于是纷纷转移工作方向,从一心抓卫生变为抓卫生的同时讨好卫生检查员。

          赔笑脸,卖萌,贿赂,说好话,美人计,苦肉计,我求求你了,你长得那么好看就不要扣分了好不好,我给你买零食,你要再扣分的话我就要跪下了……

         班长们各种无下限没节操的行为看得我们是捧腹大笑并且想要呕吐,但在这一堆污浊的班长里,就有这样一位叫雷狮的奇特男子,众人皆醉我独醒,出淤泥而不染,愣是不沾染这些坏风气——

         坚持和安迷修做对。

         早自习,别的班长好言好语速战速决地把卫生委员哄走的时候,雷狮,愣是坚持着出去横眉冷对安迷修,跟他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时间大于等于三十分钟的鏖战。

         别的班长之所以选择三秒真男人,是因为他们不想浪费早自习的时间,想要好好学习,但是雷狮之所以选择蹲坑式的拉锯战……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但是雷狮老大好像是非常情愿做这种事情的,似乎越找事他越高兴,学习算个屁,哪有跟安迷修理论来得痛快。每天耽误半小时,风雨无阻,简直令人为之感动,我都快怀疑他对安迷修是不是真爱了。

         不过有的时候雷狮选择的不是讲道理,而是直接动手,好几次我出去上厕所,就看见他们两个人在打架。然后我就异常兴奋,回来跟女生们讲。

         “我靠他俩打起来了!左勾拳,右勾拳,上勾拳,下勾拳,打得好!你们不知道看着雷狮扯安迷修领带的时候到底有多爽!”

          女生们一片尖叫,不知道谁说了一句:“gay里gay气,成何体统。”

         不知道安哥是怎么看待成何体统这个问题的,反正我觉得他应该是受不了了。每天半小时,雷狮喜欢他可受不了,我曾经见过他有一次把雷狮按在墙上,他们的脸贴得很近,安迷修的眼睛盯着雷狮,说:

       “听着,雷狮,因为每天早上和你打架,我浪费了做四篇英语阅读的时间。”

         ……这么激情的动作配上这么冷淡的声优。我好难过。安迷修怎么跟萎了似的。
       

          也许是雷狮真的把安迷修惹急了,也许是安迷修真的很想做英语阅读,他最近和雷狮的战争越来越激烈了,而且他开始反击,他也在胡闹了。

         比如,他又绕着窗台走了一遍,回来后一脸严肃地说,你们班窗台太脏了,要扣分。

         雷狮就十分愤怒,他妈的哪儿脏了?今天我亲自擦了好几遍。

          安迷修伸手抹了一把窗台,又凑到雷狮面前,迅速地把手往雷狮的脸上一抹,这个动作干净利落,以至于他摸雷狮脸的时候雷狮都没有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了的雷狮自然是炸了毛的,跟只猫似的:“安迷修你干什么?!”

          安迷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自己看看,到底脏不脏。”

          雷狮看了看安迷修,愣了一下,最后愤愤地抹了一把脸:“靠。”

          ……

          等等,雷狮好像只是说了一个靠字?

          他没有去打安迷修?今天竟然是如此的和平而美丽?我突然感到一丝寒意。

          难道说……


         安迷修现在是越来越奇怪了,他不仅摸雷狮的脸,有一次甚至还伸手捏雷狮的脸蛋,虽然事后他被雷狮摁在地上踹了好几脚,但安迷修依旧向我们前排女士表示雷狮的脸手感真的不错,原来雷狮这种老男人也有保养皮肤的春天诸如此类的骚评论。

          不仅是动作奇怪,安迷修讲话也越来越酷炫狂拽了。

          不知是第多少天,在安迷修传召了雷狮后,雷狮翩翩然出去受他临幸,两个人照例先理论后打架,但是打着打着好像安迷修烦了,他问雷狮:

         “你就不能像别的班班长那样,好好地求求我?你求我的话我就不扣分了。”

           雷狮嘁了一声,“我为什么要求你,你总裁文看多了吗?”

          安迷修放开雷狮,“你他妈可真有骨气。”

         似乎是带着余怒的声音,但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生气。

          后来根据这件事,雷狮在我们班开了一个主题班会,主题就是《合理选择阅读书籍》。安哥被当作反面教材挂了上去,雷狮老大运用举例子列数字打比方等多种方法,生动形象直观明显地向我们展示:

         总裁文是多么的可怕,看总裁文的安迷修是多么的变态。

         教室里一下子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后来有一天早上,安迷修来我们班,出乎意料地没有找麻烦,把雷狮叫出去后没有提半个字关于扣分的事,他说:“雷狮,我有件事要拜托你。如果你能帮我的话我今天就不扣分了。”

          略显局促,还有示弱的意思,这下子雷狮来了兴趣:“你说。”

         “你能不能把你QQ号微信号微博都给我啊?”

          雷狮警惕地双手环胸,后退一步:“你干什么?你变态?”

          安迷修急忙解释:“不是我要,是我们班一个女生问我要的。她觉得我肯定有,她觉得我们俩关系挺好的。”

          雷狮冷冷地说:“谁跟你关系好了,我不给。”



      
          打发走了安迷修以后,雷狮回班,偷听的众女生一脸八卦,“老大你为什么不给他啊?”

          雷狮耸耸肩:“我从来没见过他能为一个女生这么拉下脸来,八成是他喜欢她。所以我不给。”

         ……安迷修喜欢女生和你不给他QQ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女生们心照不宣。

         “哦对了,你们知不知道安迷修喜欢谁?”雷狮又向我们问了一句。

          班长,你好像暴露了什么。



         老师们,同学们,我在此呼吁,让我们怀有一颗真诚的心,抵制这种套路恋爱,好好做人,尤其是个别学校干部,好好在一起不好吗,非要找女生当炮灰。

          我的挂人……不,我的演讲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FIN.
给阿沫 @示而故且 的生贺,我的小团支书,新的一年天天开心,最好再能有个男朋友
我爱你
      
        
       
      


评论(4)
热度(856)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