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惟愿世界安好 极度懒怠低产帝
weibo@阿沫今天要早睡

版头感谢@焦糖梅尔_🌿CaramelSSS
头像感谢@ㄇ
二位的画真是好好看呀

【百日太中/DAY13】你眉眼动人

*民国背景
*双富商

茶馆一如既往地能让人静下心,即使人三三两两都在交谈,也并没有酒馆的吵闹,入耳的多是文人间诗词文赋的探讨。

“哟,中原先生您来啦。”店小二殷勤地往前迎,“里间请!”

中原中也乃一方富贾,外人瞧着是家大业大,却不知道那只是个靠着老祖宗留下的家底撑着的空壳子。中原中也的父亲是个在锦衣玉食里头长大的败家子,几辈传下来的家业几乎被挥霍一空,亏得中原中也有点手腕,这几年掌权才慢慢填回来。

平日太过操心家里的生意,常常到深夜才能歇下,直接导致这位爷除了看账唯一的爱好就是喝茶。茶,一能让管理事物管得都混沌的脑子冷静下来思考,二有提神功效。

今天约谈生意这人显然清楚他的喜好,派人递消息之前就已经订好了地方,无论时间地点都安排相当妥帖,显示出十足的诚意。

对方没让中原中也等很久,刚坐下里间的竹门“嘎吱”一声开了又“嘎吱”一声合上。

是个年轻男人,穿一身时下流行的浅色风衣,鸢色的桃花眸尾似乎带着让人讨厌不起来的笑意。

来的人叫太宰治,据说是白手起家,但年纪轻轻就有跟几个百年老店抗衡的实力,外面总有些流言说他是靠自己有张不错的脸榜上了哪家家里做官的小姐才能把生意做大。

“久仰,中原先生。”太宰治来了却没坐下,先诚意十足地沿着桌面推过来一只小盒子,“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真是虚伪的客套。

中原中也垂眸掩饰自己眼神里的讽刺,拿起茶杯品一口茶润润嗓子,才慢条斯理地客套回去:“多谢太宰先生美意了。”

生意场上,还有谁不会挂着副利益最大化的面具?不过是看谁挂的面具足够厚,让人看不出内心真正的想法罢了。

“我记得向中原先生提出邀请的时候……并没有提到我的姓氏吧?”

“来赴约当然得清楚对方的身份,您说对不对?虽然我只有一点勉强果腹的身家,也得提防啊。”

“那倒也是,毕竟中原先生这样谨慎的人。不过再谨慎也请先看看我送您的礼物吧,在这里即使里头放了炸弹,以我跟中原先生的距离您也不亏。”

你一言我一语慢悠悠的回合制对话到此结束,中原中也惊诧地抬头看桌对面的太宰治一眼,对方却已经摊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有人送礼司空见惯,对方主动要求现场打开却还是头一回,有意思。中原中也坐直身体,打开面前盒子做工精巧的卡扣,一卷还透着墨迹的白纸放在里面。

打开,纸上是写得密密麻麻的各项条款,粗略地看完,几乎条条都对他有利——这怎么可能,真按照合同上的,太宰治得亏不少;如果之前做生意也这么签,哪能做到现在的规模——又细细一条一条分析,以中原中也看合同四五年的经验仍是看不出里面有什么陷阱和漏洞。

只有一条特别奇怪:“鉴于太宰治在京城暂无居所,要求中原中也为太宰治提供作为居所。”

中原中也早前为了资金变卖了京城里除了本宅之外的其他房屋,他本人在京城就住在本宅。太宰治显然不是没能力住客栈的人,在合同里专门加上这条用意实在是猜测不透。

抛却这条,下方甚至已经有了太宰治本人的签名,旁边还按了红色的指纹,看起来这份合同就等着他中原中也大名一签就可以开始执行。

中原中也再度抬头,太宰治手肘撑在桌面十指交叉,嘴角的笑优雅又有礼貌。

“中原先生有什么疑问吗?这笔买卖我想对您来说不亏吧?”

简直赚翻了,太宰治要么脑子坏了要么就是藏了什么陷阱在合同里就等着他跳下去。

“我能不能拿走考虑一下?”

“当然。这里是一式两份,您签完字按完手印后派人送一份给我就好。我还有事,先告别了。”

太宰治站起身彬彬有礼地点头作告别,转身出门,没忘记给中原中也带上,和嘈杂的言谈声一起传进来的还有他留下意味深长的一句:“期待跟您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店小二鱼贯而入,一碟接着一碟灵巧的点心摆上桌面,都是店里的招牌小吃。

中原中也的目光只落在桌对面尚且还温热的茶杯上,它一直保持着中原中也进来时的状态,茶香未淡。

自始自终太宰治根本没动过茶杯。

“爷您又不喜欢喝茶,白糟蹋了那茶叶。干嘛非得跟那中原少爷约去茶楼呢?”

“中也喜欢喝茶,陪他喝一次也无妨。”太宰治撑着下巴往茶楼二楼的里间看,发现只能看到一片玻璃窗便收回目光作罢,“人家现在可不是中原少爷了,见面你们都得恭恭敬敬叫声中原先生,听到了?”

“是。”手下应了,想想还是不解,“您最近对中原先生很上心,他家生意只不过近几年好转一些,您要合作这京城大把的人赶着上来……”

这么做的原因自然是……我内心里的个人感情。

中原中也本人在几天后登门,纸上已经签好了中原中也的大名,旁边盖了手印。

太宰治看了眼确认,把合同收到已经整理好的箱子里,在中原中也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前提起箱子关门。

“中也,带路。”一副已经认识好多年理所应当的语气。

研究合同研究了足足三天基本没睡好觉的中原中也此时听太宰治一副自来熟的大爷样自然是没什么好语气:“太宰治你自己问路去!”

这么开口一骂,几天前商人间虚伪的气氛好像都烟消云散了。

“啊,中也好凶。”太宰治皱着眉头抱怨,却已经开始往目的地走,还尽挑着近路走,显然是熟悉路线的。

中原中也忽然觉得不对劲:“喂太宰,你怎么不去你那位李小姐那儿住?”

问完才发现自己这话一股陈年老醋的味道。

不过也是实话,李小姐家单是别墅都好几套,容下一个太宰治算不了什么。

太宰治自个儿不糊涂,外面流传些什么都知道,一听中原中也那语气就知道他在拐弯抹角说什么。

“真要榜上谁我可是选择榜上中也哦?”

END.
一直都想看挂着虚伪面具在生意场上试探的太中!就写了(。
接不上前面太太的自己开了

上一棒: @保护我方青涯
下一棒: @零点虱

评论(14)
热度(74)
  1. 尧钱钱示而故且 转载了此文字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