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惟愿世界安好 极度懒怠低产帝
weibo@阿沫今天要早睡

版头感谢@焦糖梅尔_🌿CaramelSSS
头像感谢@原岛
二位的画真是好好看呀

【双黑太中】就非要你管着我

*18岁学生宰x22岁办公中
*关系是说不清

太宰治肠胃不太好,先天的。

但本人根本没拿自己身体当回事,咸的辣的酸的能多重就多重,能吃多凉就吃多凉,几乎不吃水果不喝水,天天熬到三四点才睡。偶尔胃疼得冷汗直冒,也懒得去家楼下药店买点胃药。

这种对自己完全不负责任的生活结束在一辆太宰治非常熟悉的轿车停在他们学校门口,车窗降一点刚巧露出橘色的发尖表露身份,太宰治就知道他的监护人中原中也结束为期三年的出差回来了。车里那位什么脾气太宰治早一清二楚,没等车窗完全降下来太宰治就乖乖地上了车。

“中也你三年就给我打打电话也不开个视频,”太宰治刚上车就往主驾凑,冲中原中也可怜兮兮地伸出三根手指头,“我可三年没看到你了,三年。”

“没空,”中原中也用余光撇一眼太宰治,熟练地换挡离开校门口,“三年不见你倒是高了不少啊。”

“反正现在比中也高就对了。”说着拿手比了下双方头顶高度的差距,装着无意实则炫耀地拿到中原中也面前——理所当然被恼怒的中原中也伸手在腰部用拇指和食指夹住一块软肉,人中原中也还没用力,太宰治就叫开了,“诶诶中也你轻点儿!”

就太宰治现在表演那演技混娱乐圈大概是永远只能当一个靠脸吃青春饭的,浮夸得“没演技小鲜肉”的头衔能永远贴在后背,天天受大众批评要他多多向前辈学习。

中原中也听声音就知道这人故意演给自己看的,头脑理智的部分明明知道真相,感性的一部分还是夺取了手脚的控制权,松开手重新搭回方向盘上。

没过十分钟,中原中也就听见副驾驶座传来抽气声,偏头一看副驾驶座上本来还活蹦乱跳的小孩儿冷汗直冒,脸跟纸一样惨白,两手捂着肚子把身体蜷缩起来。

中原中也走之前就知道太宰治肠胃不好,所以饮食起居都用心盯着哪有过这种事?吓得方向盘打得用力过猛差点撞上路边的树,路过的车纷纷鸣笛,还好技术够强硬把车停在路边。

“太宰?喂太宰你别吓我!”

太宰治抬头看他,一眼,中原中也心肝都颤了。那不是装出来的可怜兮兮,是跟流浪猫那样的受了伤也要自己忍着,只肯对亲近的人露出一点脆弱的表情:“没事,我缓一会就好。”

“你这样怎么……啧算了我带你去医院!”

中原中也重新点火就往医院赶,也不管超不超速几张罚单。

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知道吗。

“你这……也太不注意自己身体了吧?”医生例行询问完之后皱着眉头连声叹气,“总之先输液吧。”

中原中也去缴费,带太宰治去输液室,安顿好太宰治之后给太宰治去买晚餐。

太宰治抱着中原中也走之前塞他的暖水袋,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电视。

护士给他换输液瓶的时候脸忍不住红着脸问:“送你来的那个帅哥跟你是什么关系呀?”

“恋……”太宰治沉默了一会又改口,“……兄弟。”

我倒是想跟他成为那个我说不出口的关系。

他跟中原中也的关系实在是说不清道不明,名义上他是中原中也的养子,寄住在中原家,吃他的用他的生病了还是要靠他,但他们又不像父子,太宰从没管中原叫过爸爸,直呼其名“中也”倒是最多的。

“那他有没有女朋友呀?”

缓解了不少的胃里又绞痛起来,中原中也明明还是单身汉一枚,太宰治却毫不犹豫:“已经有了。”

带一点小孩子吵架无论如何都要把道理偏向自己这边的狡辩,即使是未确立,我认为有了就是有了。

“哦……这样呀。”护士拿起托盘却不小心失手,钢铁托盘掉在在瓷砖上发出不小的响声,太宰治先一步捡起来递过去。

“谢谢。”

太宰治把眼睛弯成月牙,摆出最能欺骗人的笑:“不用谢!”

中原中也买完午饭回来就看见这一幕,在太宰治身边坐下装作不经意地问起:“刚刚跟人家聊什么?”

聊那么开心眼睛都笑成一条线了,还帮人捡东西。

“什么都没有哦,”太宰治看身边那小矮子的表情内心就暗爽,兴致勃勃地把袋子里装着的两盒午饭拿出来,“中也给我买什么啦?”

“粥。”

“不想吃粥……我想吃螃蟹!”

“还吃螃蟹,你是不是想被疼死?”中原中也把一碗粥放在太宰治面前,“喏,你的。”

太宰治把盖子打开,腾腾热气下面的粥熬得很浓稠,几根嫩黄姜丝混在粥里,粥面上撒了几颗翠绿的葱花,看着很有食欲。拿勺子盛一勺起来,就看见熬得水和米分不开的白色米粒懒懒地上搭着白色的丝。

“这是什么?”

中原中也只撑着下巴笑,一副小屁孩我还不知道你想吃什么的样子:“蟹肉丝。”

“哇啊中也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哼,我不在你就使劲儿糟蹋自己是不是?”

“中也不在没有心情。”

“你还看心情?来一回医院够不够,还想来几回?”

“那中也留在这看着我不就好了,跑那么远干什么。”

中原中也忍不住笑出来:“不挣钱怎么养你?”

“那中也带着我,我跟中也走。”

沉默半响,脑子里思绪千千万混杂,但总算有个念头从这思绪织成的网里挣脱出来,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总算摸到了眼前人的一点心思。

“……你是不是就非要我管着你?”

太宰治没回答,不出声地吃面前的蟹肉粥,吃完了擦好嘴还盖好盖子,才道:“中也猜对了哦,我就是……”

小孩儿的任性——我就是想让你管着我,就非要你管着我,把心思都放在我身上。

太宰治倾身,在中原中也听到回答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剩下的字眼都渡进对方的嘴里,既然大家都明白那就无需再多言了。

END.

@呆萌兔子神威 是给兔纸老师的双黑小作文!祝生日快乐(❁´◡`❁)*✲゚*(本来想昨晚守零点发的但没写完 哭着)

评论(4)
热度(214)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