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惟愿世界安好 极度懒怠低产帝
weibo@阿沫今天要早睡

版头感谢@焦糖梅尔_🌿CaramelSSS
头像感谢@原岛
二位的画真是好好看呀

【双黑太中】太宰治相思竟致病

*原文来自曹雪芹《红楼梦》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贾天祥正照风月鉴》
*本文仅作娱乐用,结局内容等都有删改,请勿与原文比照

那太宰治只盼不到晚上, 偏生家里亲戚又来了,直等吃了晚饭才去,那天已有掌灯时候。又等福泽谕吉安歇了,方溜进港黑,直往那夹道中屋子里来等着,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只是干转。左等不见人影,右听也没声响,心下自思:“别是又不来了,又冻我一夜不成?”

正自胡猜,只见黑魆魆的来了一个人,太宰治便意定是中原中也,不管皂白,饿虎一般, 等那人刚至门前,便如猫捕鼠的一般,抱住叫道:“亲中也,等死我了。”说着,抱到屋里炕上就亲嘴扯裤子, 满口里“宝贝”“中也”的乱叫起来。那人只不作声。太宰治拉了自己裤子, 硬帮帮的就想顶入。忽见灯光一闪,只见芥川举着个捻子照道:“谁在屋里?”只见炕上那人笑道: “太宰先生要臊我呢。”

太宰治一见,却是梦野久作,真臊的无地可入,不知要怎么样才好,回身就要跑,被芥川龙之介一把揪住道:“别走!如今中原先生已经告到红叶大姐跟前, 说你无故调戏他。他暂用了个脱身计,哄你在这边等着,红叶大姐气死过去,因此叫我来拿你。刚才你又拦住他,没的说,跟我去见大姐!”

太宰治听了,魂不附体,只说:“好芥川,只说没有见我,明日我重重的谢你。”芥川龙之介道:“你若谢我,放你不值什么,只不知你谢我多少?况且口说无凭,写一文契来。”太宰治道:“这如何落纸呢?”芥川龙之介道:“这也不妨,写一个赌钱输了外人帐目,借头家银若干两便罢。”太宰治道:“这也容易。”

说罢翻身出来,纸笔现成,拿来命太宰治写。他两作好作歹,只写了五十两,然后画了押,芥川龙之介收起来。然后撕掳梦野久作。

梦野久作先咬定牙不依,只说:“明日告诉族中的人评评理。”太宰治急的至于叩头。芥川龙之介作好作歹的, 也写了一张五十两的欠契才罢。

芥川龙之介又道:“如今要放你,我就担着不是。红叶大姐那边的门早已关了,森先生正在厅上看南京的东西,那一条路定难过去,如今只好走后门。若这一走,倘或遇见了人,连我也完了。等我们先去哨探哨探,再来领你。这屋你还藏不得, 少时就来堆东西。等我寻个地方。”说毕,拉着太宰治,仍熄了灯,出至院外, 摸着大台矶底下,说道:“这窝儿里好,你只蹲着,别哼一声,等我们来再动。”说毕,二人去了。

太宰治此时身不由己,只得蹲在那里.心下正盘算,只听头顶上一声响,哗拉拉一净桶尿粪从上面直泼下来,可巧浇了他一身一头。太宰治掌不住嗳哟了一声,忙又掩住口,不敢声张,满头满脸浑身皆是尿屎,冰冷打战.只见芥川龙之介跑来叫:“快走,快走!”太宰治如得了命, 三步两步从后门跑到家里,天已三更,只得叫门。开门人见他这般景况,问是怎的。少不得扯谎说:“黑了,失脚掉在茅厕里了。”一面到了自己房中更衣洗濯,心下方想到是中原中也顽他,因此发一回恨,再想想中原中也的模样儿,又恨不得一时搂在怀内,一夜竟不曾合眼。自此满心想中原中也, 只不敢往港黑去了。

芥川龙之介两个又常常的来索银子,他又怕福泽谕吉知道,正是相思尚且难禁,更又添了债务,日间工课又紧,他二十来岁人,尚未娶亲,迩来想着中原中也,未免有那指头告了消乏等事,更兼两回冻恼奔波,因此三五下里夹攻,不觉就得了一病: 心内发膨胀,口中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黑夜作烧,白昼常倦,下溺连精,嗽痰带血。诸如此症,不上一年都添全了。于是不能支持,一头睡倒,合上眼还只梦魂颠倒,满口乱说胡话,惊怖异常。百般请医疗治,诸如肉桂,附子,鳖甲,麦冬,玉竹等药, 吃了有几十斤下去,也不见个动静。

倏又腊尽春回,这病更又沉重。福泽谕吉也着了忙, 各处请医疗治,皆不见效。因后来吃“独参汤”,福泽谕吉如何有这力量,只得往港黑来寻。尾崎红叶命中原中也秤二两给他,中原中也回说:“前儿新近都替森先生配了药,那整的您又说留着送杨提督的太太配药, 偏生昨儿我已送了去了。”

中原也不遣人去寻,只把自个儿留得二两上好人参找出来,命人送去,只说:“红叶大姐送来的,再也没了。”然后回尾崎红叶,只说:“都寻了来,共凑了有二两送去。”

那太宰治此时要命心甚切,无药不吃,只是白花钱,不见效。忽然这日有个跛足道人来化斋, 口称专治冤业之症。太宰治偏生在内就听见了,直着声叫喊说:“快请进那位菩萨来救我!”一面叫,一面在枕上叩首。众人只得带了那道士进来。太宰治一把拉住,连叫“菩萨救我!”

那道士叹道:“你这病非药可医。我有个宝贝与你,你天天看时,此命可保矣。”说毕,从褡裢中取出一面镜子来——两面皆可照人,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递与太宰治道:“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 有济世保生之功。所以带他到世上,单与那些聪明杰俊,风雅王孙等看照。千万不可照正面, 只照他的背面,要紧,要紧!三日后吾来收取,管叫你好了。”说毕,扬长而去,众人苦留不住。

太宰治收了镜子,想道:“这道士倒有意思,我何不照一照试试。”想毕,拿起“风月鉴”来,向反面一照,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里面,唬得太宰治连忙掩了,骂:“道士混帐,如何吓我!——我倒再照照正面是什么。”想着,又将正面一照,只见中原中也站在里面招手叫他。

太宰治心中一喜,荡悠悠的觉得进了镜子,与中原中也云雨一番,中原中也仍送他出来。到了床上, 哎哟了一声,一睁眼,镜子从手里掉过来,仍是反面立着一个骷髅。太宰治自觉汗津津的, 底下已遗了一滩精。心中到底不足,又翻过正面来,只见中原中也还招手叫他,他又进去。如此三四次。到了这次,刚要出镜子来,只见两个人走来,拿铁锁把他套住,拉了就走。太宰治叫道:“让我拿了镜子再走。”只说了这句,就再不能说话了。

旁边伏侍太宰治的众人,只见他先还拿着镜子照,落下来,仍睁开眼拾在手内,末后镜子落下来便不动了。众人上来看看,身子底下,冰凉渍湿,遗下了一大滩精。

END.

就是想写太宰治满心满脑子都是中也……

顺便曹雪芹先生写h真是看得人老脸一红x

评论(4)
热度(39)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