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惟愿世界安好 极度懒怠低产帝
weibo@阿沫今天要早睡

版头感谢@焦糖梅尔_🌿CaramelSSS
头像感谢@原岛
二位的画真是好好看呀

【双黑太中】你那么好

*4月29日は素敵帽子くんの誕生日
*Happy Birthday to Chuya——你怎么可以那么好啊。
*一个狗血的小故事

中岛敦例行从信箱中取出的信件里,夹了一封黑色的信,在一沓白色的信封里尤其瞩目。

颜色是瞩目的原因之一,信封摸上去的质感就绝不是什么便宜货,纸特意制成亚光的,摸上去还有些凹凸不平的纹路,信封上唯一泛着微微光泽的是个大写字母M。

那是港口黑手党的标志。

彼时太宰治曾是隔壁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的事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此时无缘无故收到这么一封信是个人心里都没底,想找个可能知道些什么的人问问也属正常。

但中岛敦询问的开头“太宰先生”都还没出口,太宰治未卜先知般躺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叫醒我哦。”

“……”中岛敦沉默着拆了信,里面是折叠整齐的白纸,展开,纸上是极好看的手写体。

“呃……中原先生的生日派对邀请?”

一路看下去,最后一行明明白白写着“禁止太宰治参加”,力度还大得纸的背面都透出墨迹。中岛敦看得一头雾水,再往沙发那边看去,太宰治早就跑得影都没了。

“哼,肯定早知道港口黑手党给我们寄的是什么。”旁观一切的与谢野晶子冷哼,“不然怎么跑这么快。”

“只是被称为‘双黑’的二位关系真的有这么差吗?专门给我们寄来邀请信,却特意标明了不允许太宰先生参加。”

与谢野晶子一脸深高莫测的笑:“我倒不这么觉得。”

日子一晃而过,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原中也生日那天。

太宰治果真安安分分没去人家中原中也的生日派对,连简简单单一句“生日快乐”也没给中原中也发,就是下班时同事们赴约时也笑着说“再见”,完全没一点儿对于“禁止太宰治参加”这句话在意的意思……又或者是大家都没察觉,毕竟太宰治在隐藏真实表情方面堪称一绝。

扯远一点,老师上课时总强调什么?“但是”啊“可是”啊这种转折连词后的句子才是作者真正要说的,今天我们来实践一下。

但是太宰治一到家关了房门,大衣都来不及脱,就近就歪在客厅沙发捧着手机看得津津有味,至于看些什么——人前一派不在意,人后正在看各路人马上传到社交平台上的生日派对现场直播呢。

中原中也不必多说自然是各种画面里的主角,大概近来工作顺利不必过多熬夜,今天又是自己生日,一张本来就好看的脸更是对着不同的镜头笑得叫一个意气风发,分分钟能登上杂志,就连主角是别人只拍下他背影的照片也好看得很。

所以说啊,中原中也,你怎么能这么好。

时间流逝,照片上的人被酒精渐渐把眼角染上了红,眼神里也染了醉意,托着的红酒杯更是衬得他面颊如花。

一看就是中原中也喝到半醉半醒了。

太宰治一直面不改色,只托着腮翻照片。此时一看时间月上中天,再怎样热闹的聚会也该结束,才打开拨号界面,按下跟记得跟本能一样纯熟的号码。

半醉半醒的中原中也相较平常是别样的感觉,把平时尤其是工作时的沉着稳重的表壳全扔了,这会跟个小孩似的缠着你,撒泼着要酒喝。酒精烘得皮肤白里透红,衬着一双湛蓝眼睛越发好看。

按下拨号键,没多久就接了。

“死青花鱼,”就连声音里也带着酒气,通过电磁波传播又多了一点含糊,“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接电话开头起码也先说声‘你好 ’吧?小矮人真是没礼貌。”明明嘴上在说着对方没礼貌,太宰治却笑起来,显然是连一点在意都不存在。

中原中也从鼻子里哼一声,反问:“你值得别人对你有礼貌吗?”

“啊,对了。”

“怎么?”

绕了一大圈,太宰治这才把真正目的说出来:“你还有没有剩的蛋糕啊?”

旁人都以为你俩关系差得很,但他一早在这等着你呢。

4月29日仅三个数字,记三个数字哪能难倒太宰治那个什么明枪暗箭都能还给敌方的脑子?他一早就记心上了。既然你今日“禁止太宰治参加”,那太宰治也乖乖地呆在家。其实不参加也没什么,反正你总有那么一段时间是太宰治专门给你过生日的,日后回想起今天最先想起的记忆也是太宰治跟你在一起的这一段。

“还有一点蛋糕渣,你觉得我会给你留?”

“哪敢麻烦干部先生专程为我留蛋糕呢。”

说完就挂电话,打开酒柜开了瓶红酒,缓慢地倒入醒酒器,却只在桌上摆了一只红酒杯,等着某个人自己送上门来。

半小时后太宰治家的门铃被按响,开门,除了提着蛋糕盒的中原中也还会是谁?

只是他酒气还残存一点在身上,浑身都是酒香,看起来比那个透明的蛋糕盒里的蛋糕更秀色可餐。

“中也要不要解释一下为什么这块蛋糕渣这么大?”

不仅“蛋糕渣”这么大,还切得整齐,奶油水果巧克力一点没少。

“你怎么管那么多,”中原中也不耐烦地皱眉,弯腰拿起醒酒器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不吃就扔了。”

太宰治不紧不慢地提醒道:“哎那个杯子我喝过的。”

摆明着骗人,那杯子擦得干干净净的。

一点都不想和青花鱼来个间接湿吻,中原中也的嫌弃完全掩饰不住,把杯子放下就去厨房找杯子。

“但我这里……”太宰治指一下自己嘴唇,笑得连眼角都弯起来,“还没用过。”

太宰治向前一步,“还没用过”的皮肤贴近中原中也相同部分的皮肤,房间里很快响起啧啧的水声。

太宰治在等着中原中也,中原中也在等着太宰治。

他们互相等待对方,但绝不轻易开口,只等着时钟的秒针一格一格走过,把他们顺利成章推在一起——这件事是那么好。

END.

诗人中原中也和中也都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73)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