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惟愿世界安好 极度懒怠低产帝
weibo@阿沫今天要早睡

版头感谢@焦糖梅尔_🌿CaramelSSS
头像感谢@原岛
二位的画真是好好看呀

【双黑太中】空盒子的故事

*实证见不到彼此的小年轻到底能有多无聊


一个快递盒静静躺在港黑前台的桌子上,凡是路过的人都要多瞧它好几眼。不是前台的小姐姐们躲懒放置不管任由它被路过的人好奇地打量,而是它的体积实在比一般的盒子大了不少,前台桌子下完全放不下,只好搁在外面。


那是给中原中也的快递,前台已经干了两三年,却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个年纪轻轻却在干部之位上坐得稳稳当当的人表露冷静和亲近之外的其他情绪——他瞟了一眼快递单上的信息之后先是相当嫌弃地拿鼻尖“哼”了一声,然后把快递盒朝半空一抛,异能在瞬间发动,红色的浮光托着快递盒稳稳当当飘在半空,往电梯走的脚步似乎却不像嫌弃的样子,似乎比进来时轻快些。


收件人一栏里写着“蛞蝓”,除了寄件人一栏写着的那个“太宰治”,中原中也还真想不出有谁会给他寄体积又大但是重量轻得跟里面没装东西一样轻的快递,就像开了个恶作剧。


中原中也在办公桌前坐下,把随身带的匕首抽出来割开封箱的胶带,盒子里是一层又一层的泡沫纸,每一层都给包礼物似的把下一层包起来,再用胶带封住开口,层层叠叠,拆得中原中也恼火非常,恨得一把刀插进去直接割开。


管太宰治给我寄了什么贵重东西。


中原中也手上用力,锋利刀刃划开繁复的包装,最里面的小盒子终于暴露在空气中。


打开盒子,竟然空无一物。盒子的底部有一摊还没干的湿痕,用手一摸果然湿漉漉的。


不仅寄来个空盒子还寄了个湿的空盒子?


谜底揭晓,这确实是个恶作剧。中原中也气极反笑,抓起电话就往快递公司打——就只能你太宰治浪费我时间拆你这么个破玩意儿?


不太对。


太宰治就算闲得无聊会给他寄这么个快递,总会有点什么东西放在里面。


中原中也拿手去摸了摸盒子里潮湿的部分,忽然想起什么去查札幌市的天气。


下雪。此时正是二月份,北海道的雪很漂亮的时候。那么一摊湿漉漉的,大概是雪化了留下的痕迹。


太宰治果然不会只寄那么个空盒子,仅仅为了开个玩笑。


但礼尚往来是社会交际的常识,你给我寄什么我就给你寄什么总不会错。中原中也在柜子的最底层找了个勉强能当礼物盒的小盒子,拿泡沫纸一层一层包起来,放进快递盒。


寄件人一栏填“青花鱼”,寄件人地址那栏开头是“北海道札幌市”。


对,札幌市,太宰治目前坐标就是札幌市。太宰治出差了三天,中原中也唯一一次听到有关太宰治的消息还是路过首领办公室听到森鸥外在跟太宰治打电话的那声“太宰君”。


虽然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互为搭档,工作在一起住在一起吃喝拉撒也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什么事要交流不过吼大声一点,互相之间不用电话已经成了习惯。即使其中一人出差去了,也能在短信界面里斗几句嘴,但不打电话不发短信倒是寄了个空空如也全是泡沫纸的快递还是第一次。


几天之后,港口黑手党札幌分部。


“太宰先生,有您的快递呢。”


此情景几天前刚刚上演过:一个硕大的快递盒摆在前台的桌子上,引来路人好奇的目光。


太宰治拿上手感受到重量的一瞬间就知道是谁给他寄来的快递了,不是几天前刚刚被他以同样的招数玩过的中原中也还能是谁?


太宰治关上办公室的门之前面无表情,关上办公室的门以后拿小刀兴致勃勃一层一层解开泡沫纸,最后仍旧是个小盒子。


没等太宰治打开,办公室的门被人敲了敲。


太宰治一手把盒子拿起来放进抽屉,另一手把桌上的垃圾都扫下桌子,再抽了一本文件装作正在工作。


“请进。”


“太宰先生,您要的资料。”


“好,辛苦了。”


下属关门出去,太宰治看着桌下成堆的垃圾暗暗叹息。


都是在酒吧里厮混了好几年的年纪了,有人敲门还是像个偷吃糖的小孩,把糖纸扔进不易察觉的角落,把糖收好,等人走了再偷偷摸摸拿出来继续。


太宰治拉开抽屉,拿出偷偷藏好的“糖”。掀开盒盖,是朵小小的樱花,已经有些皱缩但仍是一份娇嫩的美好。


横滨的河津樱,日本开花最早的樱花。


你给我寄札幌的晚雪,我给你寄横滨的早樱。


能明白我想法的果然只有中也这只蛞蝓了。


太宰治拿表芯纸夹好放进标本夹,再拿字典压着标本夹。然后上网看近期回横滨的机票,给森鸥外打电话提出要提前回总部。


工作已基本完成,剩下的交给札幌本地的人来做也没什么,森鸥外准许的同时太宰治买了明天回去的机票。


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走进来还有点诧异,他低着头看了一上午文件眼睛不太舒服,听到开门的声音一抬头还以为自己眼睛真出了什么问题。


倒是太宰治神色如常地打招呼:“中也。”


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的脸就想起几天前那个恶作剧,语气不善:“干嘛?”


偏偏太宰治哪壶不开提哪壶:“中也收到我的礼物了吧?”


“你这么说的话就是我的礼物也安全到达你手里了?”


“中也寄的怎么能叫礼物啊。”


“寄一摊水的人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吧?”


“可是中也剽窃了我的创意。”


“这叫礼尚往来。”


太宰治把自己的办公椅挨到中原中也的办公椅旁边:“但我想表达什么中也肯定没想到。”


中原中也皱眉:“不就是你想炫耀北海道的雪景很好看?”


太宰治做浮夸惊讶状:“哇,中也居然猜对了。”


“你还想表达什么?”


从横滨到札幌即使乘坐飞机也要四个多小时,直线距离接近九百公里,千里迢迢的寄个快递用“炫耀雪景很好看”来当理由显然不太能让人信服。


太宰治笑,还带点惋惜,很显然说出来的话就是为了搪塞旁边这个小矮子:“没有了。”


确实真没有什么。


不过是寄以此件,以表厚念。


END.

给我哥  @瓷色比琼玖  的!祝和嫂子甜甜蜜蜜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祝大家520快乐!

我也想去cp……

评论(4)
热度(116)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