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墙头相当多 惟愿世界安好
微博@阿沫今天要早睡

【双黑太中】Plan.(1)

大家好这里是阿沫,第一次在lof发文有点小紧张嘿嘿嘿。正如圈名只是一介小透明罢了,欢迎勾搭。感谢cp子凝凝带我玩 @持枪软妹
外表很不正经实际上医术非常好的医生宰和暴躁但是会好好配合治疗的患者中也的恋爱故事。

Plan1.
透明的汗珠不停地从橘色的发尖往地下掉,掉在地面上后很快蒸发成水蒸气消散在空气中。热浪席卷着地面,把一切水分都快速蒸发。

中原中也最终停在一栋大楼前,楼顶的红十字标志显然已经很久没有更换,破旧得宛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这破地方怎么连家医院都难找啊。”中也皱眉,不满地抱怨一声,大楼门口那扇玻璃门关都关不住的浓烈消毒水味令他感到刺鼻。

虽说是不满地抱怨着,但中也还是不能不顾及再这么拖下去就会严重恶化的伤口,进了医院。

一系列手续之后中也终于被小护士叫进了诊室。

在里面等着他的医生叫太宰治,这位太宰医生刚刚送走一位长得不错的女病人,这会儿不知道干嘛眼睛里亮晶晶的,一副很兴奋的样子。

太宰目送着前一位病人出门,自然是看到了刚进来的中也。看了眼中也递过来的病历,再抬头时眉头显然是带了一丝不悦。

中也一见到这张脸就极度不爽,有点想把对方的脸揍一顿再换个医生看伤。

“中原中也对吧?”太宰治似乎没察觉到中也的不爽,转瞬之间就换了一副笑眯眯的表情,“不坐下来休息会吗?你的伤应该挺严重的。”

中也只好默默地迈动脚步,坐在了太宰面前的椅子上。
屁股刚挨到椅子,太宰治又说话了:“这么严重还是躺到床上去吧。”

……你逗我玩呢?

中原中也隐藏在大衣下的手握成了拳头,准备什么时候趁这家伙不备来上一拳。

太宰已经起身拉开了遮掩着床铺的帘子,一张窄小却很干净整洁的床就摆放在角落里。

本着“刚刚出完任务就应该像天朝的葛大爷一样瘫在沙发上”的(蜜汁)黑手党宗旨,中也站起身,准备向明显更舒适的床移动。

一起身,伤口处传来撕裂般的痛楚——他的动作太大,牵动到伤口了。

“啧啧,”太宰治脸上的笑明显多了很多嘲笑的成分,“真是不小心啊。”

中也大衣下的拳头捏得更紧,决定不管这家伙防备不防备都要来上一拳。

于是一番折腾之后,中也终于结结实实坐在了床上。

中也的伤在腰部,那套黑手党定制的拉风又高级的套装暂时是不能穿了,全都脱掉,最后只剩下里面大半是血污粘连着皮肉的衬衣是不能直接脱了,只能一点点剪掉。太宰治坐在床边给他用剪刀和镊子处理着那些在伤口附近的衣服,还有些粘在伤口上的,太宰做得很小心翼翼,像对待绝世的珍宝。

中也低头看着他,隔着窗帘夏日的阳光似乎也讨人喜欢起来,把太宰微卷的头发染成了更浅一些的棕色。中也忽然觉得那头头发很软,似乎把手指伸进去就能感受到因为阳光照射而带来的暖和感。

太宰的动作确实是不得不说的很熟练也很仔细,直到上药带来的刺痛感之前中也甚至能胡思乱想一通,直到太宰把一团被酒精浸透的棉花塞在他的伤口上。

“这可是在消毒哦,”在中也想一脚踹过去之前,太宰头也不抬地说,“中也。”

然后太宰取过一旁早已准备好的药给他上了,然后开始给他缠绷带。

最终太宰将绷带系了个很完美的结,然后给他处理其他的伤。

作为太宰治今天最后一个病人,中也刚刚处理完伤口,就看着自己的主治医生跟个神经病一样出去了,于是只好一个人孤零零正躺在太宰治办公室里的那张床等着小护士给他办各种手续。小护士临走前还千叮万嘱中也不能下床却连本杂志也不给,中也只能转转脖子假装天花板很好看的样子。

而……好巧不巧中也躺着的床旁边就有能看到医院花园的窗子,而好死不死太宰治今天搞自杀的地点正对着这扇窗。

“呐呐中也~”太宰治手里拿着根粗大的麻绳,使劲挥动着给他看,“我在花园里找到了这个诶!你觉得当成道具来自杀怎样?”

“……”中也默默地把头转了回去,啊天花板你怎么那么好看呢。

“太宰先生你又打算自杀?这样会让人感到困扰的哦。”小护士给中也办完手续回来,明显已经见怪不怪地提醒道。

中也扭过头去,一眼就看到了太宰治已经在粗麻绳的两端都打了个结,正在拉扯这个结测试它是否够结实。
被中也放在一边手机突然响起,联系人显示“尾崎红叶”。

“喂,红叶姐?我在医院……我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哈?车坏了还得等几天?……那好吧,再见。”

中也挂了电话,外面的花园里太宰治站在一个看起来挺深的池塘里,已经把一端套在自己身上,另一端套在一个看起来就特别沉的石头上,然后用力一推,石头下水,地面上的太宰治也被拖到了花园的水里。被石头拉到水里的全程太宰治的眼睛合上,看起了一副特别宁静的样子。

小护士一脸淡定波澜不惊地打了个电话给警卫室叫他们偶尔瞟一眼别让太宰死掉了不然他作为主治医师的那十几个患者家属就该闹到医院来了。然后招呼另一个小护士,两人麻利地把中也移到一张移动的床上,推着就往病房送去了。

再次见到太宰是在第二天的中午。这家伙除了真正给人治病的时候认真,平时都是一副爱管不管的样子,早上的查房是能逃就逃,实在逃不过马马虎虎看一遍也就过了。对于自杀这事倒是很积极。

中也怀疑他连病人的名字都记不住。

“那个……”中也犹豫了好一会,才问出声:“你……没事吧?”

“啊呀,中也你在关心我么?好开心啊~”太宰说话的语调似乎永远都是这么让人想往他那张好看的脸上揍一拳。

中也放在被子上的两只手握成了拳头。

太宰似乎没察觉到中也那两只随时可以把他打成半残的拳头,正在饶有兴致地看着中也的病历单,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他来来回回把中也扫了好几遍:“你真的是22岁?诶——跟我同岁呢~”

中也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拳头因为想事情松开了一点,就听道太宰接着说:“你怎么长这么矮的啊?”

“呼——”更加用力握着的拳头带着一股风全力向太宰的脸挥去。

不作死就不会死——论这个夏天太宰治教了我们什么。

TBC.感谢看到这里么么扎

评论(4)
热度(38)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