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墙头相当多 惟愿世界安好
微博@阿沫今天要早睡

【双黑太中】Plan.(2)

这里阿沫,正如圈名只是一介小透明罢了。欢迎勾搭。
更新不频繁要是日更的话就是有存稿啊嘿嘿嘿。

Plan2.
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应该是个威猛高大的汉子或者是阴沉严肃的老年人,总之都是看起来就知道不能惹的角色。
可中原中也贵为五大干部之一身高不多不少正好160cm,然而整个黑手党都屈服于他的淫威……啊不强大的实力下,至今没有人敢肆无忌惮地议论他的身高——敢议论的都死得连骨灰也没剩下了。

然而太宰治,不仅议论了,还满脸都写着不置信和惊叹,完全没有一点说别人坏话需要遮掩一下的意思。
中也又是暴躁易怒的性格。

于是——

几乎就在中也挥出拳头的一霎那,太宰治眉头一皱,头一偏,拳头就带着一股风挥过去,距太宰的脸仅隔着几厘米。

按理说常人无论躲没躲过推开病房的门就赶紧跑了吧,可太宰治这人可谓贯彻了“既然作第一次死不会死那就作第二次吧。”的人生格言,也不知道是哪个勇士拥有什么抗打技能才会这么作。

“我知道矮的人腿短但没想到连手臂也这么短。”太宰盯着中也笑眯眯地瞧,“只要轻轻歪下头中也就打不到我了呢。”

毕竟我很了解你啊。

哈?这只是你恰巧躲过而已吧?——只可惜中也没能查觉出太宰话语里的那丝怀念。

中也的另一个拳头以更大的力气挥出去,准确无误地击中了太宰的腹部。

打人要往肚子打,既能把腹腔的各种器官打成内出血,穿着衣服也不会看出来有伤,实乃单挑斗殴的绝佳选择。

善于街头斗殴……啊不党派之间明争暗斗的中也深谙此道。

太宰被打得硬生生后退了好几步,干脆靠在墙上喘气:“疼疼疼……中也真是不会怜香惜玉啊……”

“对你怜香惜……嘶……”正打算反驳,腰侧传来一阵伤口被撕裂的痛感。

大概是刚才动作太激烈伤口裂开了。

太宰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帮他按了床头的护士铃,按着中也躺回床上:“ 不想延长出院时间就乖乖躺着哦,快点出院我也不用整天看着你啦。”

说得好像你会经常来查房的似的。中也默默地想,刚刚打出的两拳消耗了本就不多的体力,现在汹涌而来的虚弱感让他只想睡一觉。

“啊来啦来啦,把东西放这里就好了哦,”太宰忽然说,然后把什么东西推到了床边,“这个麻烦的家伙我来就好……怎么可以麻烦漂亮的护士小姐呢?”

中也深呼吸,试图通过呼吸作用排出每寸皮肤都挤满的鸡皮疙瘩。

一双凉得像块冰的手从中也病号服的第一个纽扣开始,一颗一颗地解了下来,露出胸膛,露出小包着绷带的腹部,最后露出病号服裤子的橡筋边缘。

绷带已经开始浸出血来,映着白色的绷带竟有种红梅绽开在雪地里的美好。

太宰在床边坐下,低头,小心翼翼地一圈一圈给他解开绷带,神情是令人着迷的专注和认真。中也半梦半醒之间看着太宰的手指在自己的腹部灵活地解着绷带,偶尔划过绷带外的肌肤,带来一阵冰凉刺激的触感。

中也看着看着那双穿梭在自己腰间的手,心突然就漏跳了一拍。

到底为什么呢?——可惜当时的我没有去注意,也不懂得去注意。

总之太宰治不愧是太宰治,被中也重重地打了一拳之后仍能跟没事人似的给打自己的人解纱布,止血,上药,再缠好新的纱布。

但眼长在人脸上,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不同的。在中也眼里,就不是“一个医生认真地给病人换药”的情景了,而是——

“卧槽太宰治你给我绑这么紧勒到伤口了!……卧槽这么松纱布还有什么用处啊!”

起初太宰治还跟他你一言我一句地吵,直到他两手一顿,一个漂亮且端正而且漆上任意一个粉色就是一个完美的少女风蝴蝶结就立在层层叠叠的绷带上。

“中也……”

突然压底的声调让一直颇多要求的中也有种要喊出“你是谁老子会怕你?”的感觉。

“怎……怎么了?”

“要是自己会缠绷带的话那就自己缠吧,”太宰治起身,收拾好东西就走,临到门口时嘴角微微一提,道:“啊,最好解绷带也不要给护士小姐添麻烦哦。”

中原中也,身心皆重伤。

谁能想到呢?出任务大伤小伤不断就跟吃饭一样正常的中原中也居然对缠绷带和解绷带一窍不通。

哈?!你跟我说什么?熟能生巧?有些事不会就是不会好吗?就跟做饭即使做了很多次也依然会炸厨房一样好吗?

下午的时候护士小姐来帮中也换药。

“中原先生,请脱下衣服哦,要换……”

“啊那个……”中也难得地没有那么爽快地应答,“腹部那里的腰带不用拆了……”

“知道啦,太宰先生中午的时候特意交代过了。”

“特意?”

“对啊,说您不太会活动而且上午也换过所以不用换了……太宰先生对您真是上心啊没见他这么关心其他病人呢。”

“卧槽太宰治!不就是受了伤么为什么把我说得好像瘫痪似的?!”

——护士小姐为太宰治怒加好感度的后半句中原中也完全没听到。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说话语速一定不能太慢……否则轻则好感度加不到,重则被打成伤残人士,加入坐公交车永久有座位套餐。

尤其是对于中也这种暴躁易怒的生物来说←太宰治原话。

“那……那个……中原先生你冷静一下……”护士小姐说这话的时候总觉得有把刀对着自己的脖子,就差一句“午时到,行刑!”那把刀就会从自己头上结束自己短暂的生命,“这里还有其他病人呢……”
怒火难消,中原中也拿起一旁的苹果,当成太宰治狠狠地咬了一口。

护士小姐那一句:“这个苹果没洗而且是太宰先生下一次‘用下了泻药的苹果自杀’的道具。“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楼下花园里正打算拿苹果噎死自己的太宰治打了个喷嚏,于是正打算卡去气管的苹果顺利地吞进了食道里。
太宰治的第二千零六次自杀,宣告失败。

TBC.你能看到这里,真好。

评论(2)
热度(31)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