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墙头相当多 惟愿世界安好
微博@阿沫今天要早睡

【双黑太中】Plan.(3)

这里阿沫,正如圈名只是一介小透明罢了。欢迎勾搭。啊从明天开始存稿就没了QAQ所以以后大概是周更吧ww
要是感觉有ooc的话请务必告诉我呀

Plan3.
从玻璃窗看出去的天空被黑漆漆的云层占据得密不透风,厚得让人有种天地即将融合在一块的错觉,远处斜斜地一角有阳光带着一种要劈开什么的架势从层层叠叠的云里照下来,给大地万物罩上一层朦胧的光影。

中也看了眼墙上挂着的钟,下午一点零七分,本应该阳光灿烂的时间。

手机响了一下,是气象局发来的天气预警,中也瞥了一眼,懒得去看具体内容。从两天前电视的天气预报节目就开始预报台风的到来,这座小城市大概经常遭受台风侵袭,每个人都显得有条不紊,该干嘛干嘛,不过多了几个人去检查窗户有没有关好以免药品和某些贵重的仪器浸水。

当然,就像班级里总有那么几个人上课睡觉一样,大家都勤快做事的时候也总有那么几颗老鼠屎在那里懒懒散散地扯淡。

——太宰治。

中原中也已经在医院已经呆了两个星期,其实他的伤早就已经结痂,除非剧烈运动伤口有可能裂开以外就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按理说应该早就出院回家静养去了,可问题出在他的主治医生——太宰治,死活都不愿在他的出院证明上签字。

那么太宰治现在在干嘛呢?

“太宰,我再问一遍,你签不签?”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跟外面的天气没什么区别,压抑,黑暗,就连说出来的话都带着风声。

“中也,你的伤还没好全诶。”

“已经结痂了!”

“可你的伤口昨天又裂开了。”太宰直视中也的双眼,满脸认真,“给你拆绷带的时候中也吸了好几口气呢。”

“那是因为谁啊!”

中也指的是他们两个昨天又打了一架的事情。

“中也,这样对医患关系不好哦。”

中也刚想反驳什么,窗外一道闪电斜着劈开天空,紧接
着是震耳欲聋的轰隆一声雷声。

中也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什么,模模糊糊地,似乎有两个孩子在读一句童谣,声音脆生生得令人眉眼都舒展开:“闪电婆婆敲大锣,天雷公公击大鼓。”

脑子里似乎有某根神经在紧绷,绷得脑袋里一阵阵发晕。中也皱眉,感觉有什么东西模模糊糊地回忆起来 但他抓不住任何片段;但毕竟不是什么娇弱的白莲花,中也用指关节死死地顶着太阳穴,似乎这样能轻松一些。

太宰难得没有嘲讽他“原来中也害怕打雷啊。”之类的句子,转身拿起一旁桌上的水壶,给他倒了一杯水。
中也缓了好一会,头痛才减轻些。刚刚出了一身汗,身上腻腻地不舒服,中也喝了几口水,捧着水杯,精神还有些恍惚。

太宰不出声,就那么保持着一个姿势站在那,等着中也缓过神来再给他倒杯水。眸底蕴藏着一层不知名的情绪。

窗外,塑料袋、树叶混合着黄色的泥沙,被风卷着像迷路的鸟般在半空中绕着一个圈飞。风吹得医院里的玻璃砰砰响,从窗户因为老化而已经难以完全关闭所造成的一条缝隙中灌进来,尖锐地像是在挑衅着什么。

室内和室外形成静谧和喧闹两种截然不同环境。

最终,天地安静下来,玻璃窗上出现第一滴水珠。

“好好休息。”在中也彻底睡着前,太宰的音量低若自言自语。

暴风雨持续了三天三夜才渐渐停息,转为细细的小雨,缠缠绵绵的,历史上无数这种细雨绵绵的天气都有一股子离别断肠的意境。

然而。

“太宰治你不要以为把自己所有的笔都弄断我就没办法叫你签字了!”

中原中也皱着眉头,一手拿着自己的出院证明一手拍桌子,“啪”地一声,太宰治那张看起来很坚固的桌子动都没动,桌子上积的厚厚一层灰倒是意思意思把中原中也的手套染得像是刚从废墟里爬出来似的——你不能要求一个整天去要么骚扰中原中也要么就去自杀的人打扫自己桌子能有多勤快,对吧?

——似乎暴露了什么。

中也凶神恶煞地,仿佛街头小混混勒索可怜兮兮的小学生,砸了至少一笔筒的笔到太宰治脸上,钢笔铅笔签字笔应有尽有。

哦,他有好好地盖好每只笔的笔盖真是太好了,不至于把太宰那张医院里所有女性都喜欢的脸画到全是道道 。

太宰治慢慢悠悠地从地上捡起一支笔,颇有一副正经的样子:“请出示您的相关诊病记录。”

中也觉得自己的怒气快要冲顶,他实在是非常想把太宰治的脸当成自己练拳的沙袋打上那么几顿。

但拳头最后只是握起,又放下。

我才没有在意他我只是免得把他打残了又得推迟出院而已。

半小时后。

“中原大人。”

齐刷刷的两排港黑西装男们恭恭敬敬地夹道弯腰,每个人都拥有一副选美选手的健美体格,一把手枪别在腰间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

被太宰摧残好几天的中也终于找回了那么点港口黑手党干部的果断狠决,想到终于远离了一天到晚搞自杀的绷带浪费装置,心里不由得十分愉悦,于是一声本来高雅端庄……啊不高冷威严的“嗯”尾音有一丝压制不住的上翘。

熟练地钻进车里,中也下意识地往窗外看,太宰治的脸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故意正巧出现在中也脑袋的斜上方窗户上,一副居高临下把一切掌握在手中的欠揍模样。
中也本来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

“开车!”

窗外的景物模糊的速度越来越快,中也满脑子都是家中舒服的沙发还有满酒柜的高级红酒——完全把护士小姐千交代万交代的“伤口完全愈合前请不要喝酒”抛在了脑后。

唉真是心疼护士小姐还特意加强了“完全”两个字的良苦用心。

港口黑手党总部。

“首领。”

“中原君,欢迎回来。”

在透过落地窗撒下来的阳光里,首领森鸥外微笑的样子跟记忆中的并无两样,但中也总感觉首领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是。”

“那么请好好养伤吧,这次辛苦了。”

“是。”

“啊对了,请去找一下红叶君吧,她似乎有话对你说。”在中也即将出门的时候,森鸥外说。

“是。”

门被关上,房间里重又恢复寂静。

“太宰君,”森鸥外幽幽地说,“看来他的记忆并没有恢复啊。”

并没有人回答,过了一会有脚步声渐渐远去。

“真是……这两人真是别扭啊。对吧,小爱丽丝?”

一块草莓蛋糕塞过来堵住了森鸥外的嘴。

TBC.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7)
热度(27)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