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墙头相当多 惟愿世界安好
微博@阿沫今天要早睡

【双黑太中】Plan.(5)

这里阿沫,正如圈名只是一介小透明罢了。欢迎勾搭。
考完试啦老兴奋了!整个假期都变成日更党啦hhhhh
说一下这篇大概会写很久吧,算是超长篇?总之不会很快完结嘿嘿嘿。
我保证这章的小结局会让各位喜欢的。

Plan5.
中原中也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每天都翘首以盼太宰治欢迎晚宴到来的。虽然在港黑无论是什么人兜了几个弯来问这事中也都坚定地用语言和眼神说没有,就差给对方来几拳用男人的语言告诉他老子一点都不在乎那什么劳什子太宰治。

然而衣帽间里无论是妥帖熨好的意大利手工三件式西装还是旁边衣帽架上配套黑色毛呢礼帽和擦得锃亮发光的皮鞋都毫不犹豫地出卖了他,更不用提旁边搁在小架上那一小瓶香水,只要打开盖子就能闻到一股子骚包的古龙香水味。 

在拒绝的表面下中原中也可谓是做了万全准备,就等着出席晚宴……啊不假装路过惊艳全场。

当晚。

灯火辉煌,女人们脸上都薄施脂粉,脸上带着优雅的笑,灯光把她们的脸照得如同暖春里的花,男人则三三两两边走边谈笑风生,大家都如同普通的游人,盛装出席在这场盛大的聚会。

青石板路旁是章鱼烧、苹果糖还有捞金鱼的铺子,小孩子牵着父母或者监护人的手在各种摊位前流连,偶尔零星的响声伴随转瞬而逝的烟花在天空炸响,是待会那场盛大烟火晚会的前奏。典型的日本夏日祭,男男女女都穿着和服,脚上的木屐在街上踢踢踏踏。

中原中也很合群,身上穿着颇为合身的浴衣,把有些长了的橙发用短绳松松绑了,穿着木屐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逛。看背影像位出游又不知道去哪的贵公子。

然而贵公子眉头紧皱,满身煞气,活像谁欠了他一百万。要说谁能把中原中也惹到这种程度,非太宰治莫属。

半小时前。

中原中也穿戴整齐,衬衣的扣子一颗一颗扣好打好领带,领口塞着叠得整齐的白色手帕,修身西装把中原中也腰侧掐得线条如画,嘴角的笑容肆意而张扬——年仅22岁的干部大人只能用风华绝代来形容。

可是一到会场门口中也中也再肆意张扬的笑容也愣了,会场里的每个人都穿着和服,就连门口接待的侍者也穿得随时准备进去逛庙会的样子。

中原中也刚想掏手机再看一遍地址,忽觉会场里的每个人他都认识,应该是没有走错的。而侍者捧着浴衣过来说中原大人这是太宰大人吩咐给您的请您换上。

于是中原中也怒之:“凭什么我他妈得听太宰治的?!”

侍者从袖子里取出一张整整齐齐折叠成小块的纸条递给中也,从平滑的边缘便可以想象到不久以前有人哼着歌漫不经心地把写好的纸片折叠成小块,然后心情颇好地交给侍者说明要把纸条给谁。

侍者看着眼前的青年自从看了那纸条后盛放的怒气都收了回去,只是片刻的时间里他从暴怒的青年变成了轻狂的高中生,嘴角挑着一点不屑,然后从自己手里抱走浴衣头也不回地走向更衣间,脚步间略带那么点雀跃。

纸条上清清楚楚一目了然:“今晚夜色不错,不如来一场约会吧?”

侍者呆在原地丝毫摸不着头脑,直到几分钟后中原中也怒气冲冲从更衣室出来,怒气比之前更甚,手里一张小纸条搓圆捏扁无数次,看那架势似乎是要把谁生吞活剥了。

侍者心里一凉,替那位可怜人捏一把汗。中原中也格斗能力之强黑手党无人不知,遇上他不死也半残……尤其是他暴怒的时候……真的能留个全尸吗?

终于中原中也找到了想找的人——太宰治。

正如当日中原中也霸气无比一巴掌拍上太宰治的办公桌,此时此刻他也一巴掌拍上太宰治面前的石桌,桌上摆着用青瓷瓶装的清酒和两个青瓷酒杯一动不动,足见石桌之厚重,中原中也之手疼。

“这么怒气冲冲的干什么呢?我的干部大人?”太宰治抬手,给两个小杯里都倒入澄清的液体,幽幽的酒香随着他的动作萦绕在石桌上方,抬眼时眼角也染了酒的醇香,“约会可不是这么怒气冲冲的……”

转瞬之间太宰治似乎想到什么,那双似能勾人心魄的眼睛弯了下:“嗤……该不会……中也还没约会过?”

中原中也:“……”

就你约会过行了吧!你约会过厉害你全世界最厉害行了吧!没约会过怎么了!不是没有小姑娘喜欢我但我时间都拿去喝酒锻炼做任务了啊!约会是个什么狗屁东西能吃吗!

中原中也越想越怒,突然想起有什么东西还握在自己手心里,于是一巴掌又拍到石桌上,可惜手心里已经被汗微微浸透的小纸条实在是一路上被蹂躏得狠了,搓成了个球体,一拍,又没拍到位,手掌贴在边落下,刚好来了一记助推!

小纸团像是沿着命运注定的路线一路滚到太宰治前面,一路顺顺利利毫不拖泥带水,毫不留恋,跳台的背影就像当年狼牙山五壮士一般雄壮。

太宰治瞥了下那个就在自己脚边的小纸团,戏谑的目光随着中也走。

中原中也目光越过石桌看到太宰治脚边有个白色的小点,心里满满都是悲凉。一抬头正对太宰治戏谑的目光,心里悲凉更甚。

太宰治端起青瓷酒杯凑过来跟中也的杯子碰了下,瓷杯与瓷杯之间清脆的碰撞声悦耳极致,看着太宰治仰头喝下杯中的液体,喉结在绷带的包裹里沿着美妙的弧度滑动,中原中也心里一动。

“不捡起来么?”喝了酒的太宰治眉眼比以往更勾人,声音带着酒一般的清醇,“原来中也会乱扔垃圾啊。”

心里的悸动都是错觉吧?对面前这个长得好看时时刻刻都在散发着荷尔蒙的太宰治的恼怒才是真的对不对?

中原中也走过去捡起来,在太宰治脚边蹲下来时明显感觉太宰治浑身僵硬。出于男人本能,他撇了眼太宰生儿育女的重要部位,正如预想中一般那地方肿胀得鼓了个包。

中原中也嘴角一弯,抬眼对上太宰治比夜还深的的眸,伸手抚上那肿胀之处。

TBC.感谢看到这里!!不嫌弃的话能点一下喜欢么非常感谢!

评论
热度(39)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