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墙头相当多 惟愿世界安好
微博@阿沫今天要早睡

【双黑太中】Plan.(7)

这里阿沫,正如圈名只是一个小透明罢了。欢迎勾搭。
最近在澳门玩~更新拖延抱歉ww但会好好补回来的~鞠躬!唔啊啊啊澳门什么的真不错啊!即使14这年龄还不能去赌场但是能去手信店里面吃试吃到饱超满意!(喂你)以及吃到了哈根达斯的冬季限定!好吃到炸裂!
最后上次!哇啊啊啊啊这个热度简直!!!我爱你们呜呜呜呜!!果然是肉的力量吗hhhhh

Plan7.
中原中也懒洋洋地睁开眼试着动了动,全身肌肉像是被两吨山西老陈醋浸泡了一整夜般酸疼。环顾四周,窗帘拉得密不透风,房间里昏昏暗暗的。从房间里模模糊糊的家具轮廓来看,这是间酒店的房间,而房间之大,家具之齐全……这还是个豪华双人房!

身后有个毛茸茸的脑袋凑上来,下巴压在中也肩膀上,细碎的发丝蹭在脖子蹭得中也痒痒的,惹得他不自在地蹭了蹭。

“硬了?”刚醒的嗓音沙哑得勾人,中原中也心头猛地一跳,随之反应过来那人在说什么。

“……”中也一肘子往后捅,“太宰治你能不能别一大早就精/虫上脑!”

只听到后面那人生龙活虎“哎哟”一声喊痛,然后语气急转直下,委委屈屈地控诉:“中也……我们好歹共度了一晚良宵诶。”

“昨晚那叫哪门子良宵!”中原中也暴怒而起,正想再来一肘子,紧接着就被肌肉酸痛虐了一遍,只好乖乖靠在床上。

“话说中也不好奇昨晚我怎么突然硬了么?”

“谁知道你。”

太宰附在中也耳朵旁边,声音轻悠悠的:“因为中也那时候浴衣敞开,露/点了。”

太宰治说完翻身在床头边摸索一番,摸出电视遥控器,自顾自开了电视。剩中原中也一人拉着被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倒不是他不愿意下床穿衣服……衣服都在门口那边的沙发搭着,距离床的路程不是一般的远。依照他们今天这种对话,保不齐又来一发,今天他就别想下床了。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此刻正懒洋洋地窝在同一张被子里看电视,两个人刚刚睡醒都没有剑拔扈张的意思,于是对了个眼神达成了暂时停战协议。翻开被子就能看到这俩都赤身裸体未着一物,中原中也身体上遍布红的紫的简直花团锦簇。

电视里在播一出主题应该叫“除了主角都没脑子”的家庭伦理剧,标准的男主角王子女主角灰姑娘配置,两人经过各种磨难在一起正在甜得发酣,床上的两人窝在被子里看得昏昏欲睡。

中也在黑暗里看电视看得眼酸,动动脚踹上太宰治:“开窗帘,暗死了。”

太宰治纯属“叫向东偏向西”的类型,懒懒散散地“嗯”了声,就在中原中也觉得他会乖乖下床去开窗帘之际,太宰挪了挪身体反倒离他更近:“懒得去。”

懒得去就懒得去啊你挪过来我这干嘛?

“中也觉得暗的话就自己去啊。”

妈的老子浑身疼得要死你叫老子去?你他妈昨晚到底用了什么姿势啊这么疼?看你一脸不知人间疾苦的样子看来是没被人这么干过吧?

中也内心狂吐而出的怨妇般的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一句:“下次换我来操你?”

床上方的空气寂静。

房间里最终只剩电视里男女主角拿舌头狂甩对方嘴唇的声音。

沉默半响,太宰忽然轻声问:“疼?”

“废话!”中也肌肉疼得连气也不敢吸用力一点,只好小声哼哼,语气里的怒气被消减不少。

太宰贱兮兮伸个手过来,在中也腰上轻轻一戳。瞬间中也疼到出不了声,只好撇个头对着太宰怒目圆睁……圆睁的目里覆着一层薄薄的生理泪水。

太宰治却单手支头,骨子里自有股风流倜傥 :“你还记得我是干什么的吗?”

“流氓。”中也顾着把眼里的泪水擦掉,眼皮抬也不抬,语气淡淡。

“错了,是医生哦。”太宰治不知从哪儿拿了罐药膏,“不想疼就趴着。”

半小时后。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人模狗样……啊不穿戴整齐出现在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堂,身上还是那身浴衣,脚下蹬着木屐,跟充满现代化气息的酒店大堂格格不入,回头率百分之二百。

大堂里或妩媚或清纯的妹子注意力都在他们身上,胆大些的直接看,胆小些的则偷偷打量。即使没有那件看着很酷实则很碍事的披风,中也走路都带着风。

直到他们听到妹子们的窃窃私语:
“啊啊啊啊啊矮一点那个!”
“你也觉得他好看对不对!”
“对对对我的妈这么好看的小姐姐!啊啊啊啊还是男装!我要去勾搭!”

小姐姐……?

姐姐……?

姐……?

中也走路带起的风都散开去,如过眼云烟,旁边传来太宰低低的笑声,连余光也不用撇也知道那人笑到毫无形象可言。

“喂!别笑了行不行!”

“哎……中也不觉得自己可爱吗?”太宰笑眯眯弯下腰。

“不觉得!”

两人之间氛围在外人看来可谓其乐融融,逗嘴之间中也偶尔扬手想给那张讨厌的总是带笑的似乎永远不会生气的脸来一巴掌,半空中手被准确抓住,于是很想用另一只手给那张脸来一巴掌。

总是笑着的人可怕,似乎永远不会生气能好好收敛脾气的人也可怕。太宰治两样全占。

两人疯到连整理得好好的衣服也开始松散,正巧此时两人手机同时一响。

对视一眼,暂时停战。手机里躺着来自港黑首领森鸥外的短信。

“紧急任务?还是跟你一起的?”中也看完短信,眉头皱了皱。

太宰语气里都是嫌弃:“对于做任务,跟你一起超——不爽的。”

两人之间的氛围在外人看来还是其乐融融,虽然不知道干嘛开始互相嫌弃。

横滨,港口黑手党。

“啊啦,你们两个意外的一起来。”正要出门办事的尾崎红叶。

“太宰先生,中也先生,一起来真少见啊。”身后跟着樋口的芥川龙之介。

“太宰先生,怎么和中也先生一起来了?”路上遇到的立原道造。

中也头一次这么憎恨首领的办公室如此之远。

到了办公室还没完,吃着蛋糕的爱丽丝一边嚼蛋糕一边模模糊糊发问:“太宰跟中也怎么一起来啦?”

太宰治的回答跟一路上的回答如出一辙:“我也不清楚,在门口就遇到啦。”

中也的内心吐槽也跟一路上的吐槽如出一辙:你这回答想干嘛啊!突出我们多巧合还是心有灵犀啊!

TBC.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14)
热度(25)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