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墙头相当多 惟愿世界安好
微博@阿沫今天要早睡

【双黑太中】Plan.(8)

这里阿沫,正如圈名只是一介小透明罢了。欢迎勾搭。
大家好呀~回家很久了懒癌发作诶嘿嘿嘿嘿
请给我一点喜欢评论反正啥都好给我点日更的动力呜呜呜【土下座
组合的英文名是在百度百科上查的,如果有更好的译名请务必告诉我!
迟到的小年快乐!!
chuya和哒宰出任务啦!啊超级想看黑时宰和chuya搭档出任务不知道写出来能不能合各位看官心意(比心

Plan8.
“所谓的紧急任务……”中原中也不可置信地盯着森鸥外,再次确认对方话里包含的讯息,“是劫了敌方的武器库?”

“中也君,”森鸥外双手撑着下巴满脸严肃,“劫敌方的武器库可是非常重要的任务啊。”

森鸥外的任务从来就没有拒绝的余地,即使他在你质疑任务时毫无怒气,中也乖乖应了:“……是。”

伸手在桌面上拿起一个相当单薄的文件袋,看起来就跟过年时那些七大姨八大姑给你的红包差不多厚薄,森鸥外伸手递给太宰:“太宰君,任务资料。”

“是。”

“哦,还有……”森鸥外沉吟一下,“你们这同款浴衣挺好看的。”

太宰治弯起嘴角道了声“谢谢”,看着中原中也手忙脚乱跟森鸥外解释:“只是意外!意外!真的不是故意的首领您千万别误会!”

转过身去,太宰治遮掩住任谁都能看出自己闷笑的脸。

中也——怎么能这么可爱啊,实在太可爱了好想犯罪啊。

好不容易解决一场闹剧,两人转身出门,成排的黑衣人夹道弯腰恭迎。

“喂!”

前面那个仗着自己腿长走出四五米远的人回过头:“怎么啦。”

你看太宰治他这话说得啊,明明是疑问的句子,偏偏用一种陈述句的语调跟你说话,像是世界上所有你认为难解决的事只要跟他抱怨一句,他都会全力以赴帮你解决。

可惜呀,最该感受到的那个人似乎没感受到。

“先……”话到嘴边却有点说不出口,中也强迫自己看着太宰治那双微微带着点上挑的眼,“先换个衣服。”

身上还是浴衣,隐隐约约有股子体液和汗液混合的味道,随时随地都在提醒他昨天晚上的情迷意乱。

太宰治垂下眼帘掩盖眼里的笑意:“那走吧。”

身上干干净净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从换衣间出来的时候中原中也只感觉身上每个细胞都在叫嚣舒服二字。

于是脚步轻松地去停车场,走路都带着蹦的。

走了一段路旁边静得一点声都没有,中原中也回头看看,太宰治手里拿着森鸥外刚刚递过来的那么几张任务资料正在翻看,跟在自己后面走得悠然。

偏偏心里还要告诉自己我只是看看他死了没有要是在路上死了我就是犯罪嫌疑人了,一点都没有关心的意思。

“劫武器库这种事情算是紧急任务吗!这事怎么个紧急法啊!”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翻资料,皱着眉头,冰蓝色的眼睛里满是不解,“话说我们穷到连武器也要劫别人的了?”

太宰治突然一把压上前面橘发顶上的帽子,惹来小矮人因为思考被打断的一阵张牙舞爪:“似乎要劫的这武器我们真没有哦。”

“哈——?”中也满脸都写着“惊讶”二字,“到底是……什么?”

太宰治神秘兮兮地附身凑下来:“战斗机。”

上了车中原中也还处在“黑手党抢别人的战斗机到底有什么卵用”的思考里,低着头坐角落里,眼神毫无聚焦。司机担忧地看多了几眼,余光瞟到旁边太宰治偏头看窗满脸漠不关心,正打算出声问几句例如“中原先生没事吧”之类的问候语,太宰转过头扫了一眼,司机乖乖把话吞回肚子里。

那眼神跟块冻了千万年的冰差不多,又像杀手手里的暗器般锋利。

极尽寒冷,极尽锋利。可偏偏他的嘴角绽着笑,牙齿间像是咬着刀片。

“开车吧。”

“是……是。”司机觉得心脏狂跳,连手都在抖,整张脸都写着惊恐。

太宰治仍然偏头看窗,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

直到中原中也发问:“喂太宰,黑手党要战斗机到底有什么用?”说话时语调带着点不情不愿,司机极清楚感受到后面那位干部先生的气场一瞬间缩减回平易近人的状态。心脏的跳动在长时间被压迫的状态里逐渐回归正常,司机从未觉得后排那位气场也强大的中原先生如此美好。

“没什么用啊,”太宰撑着头满脸都是无所谓,“不过是对方首领惹恼了咱们家爱丽丝酱而已。”

中原中也一时之间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幼女控颁布的报复气息满满的任务,此时此刻只有闭嘴把视线放出窗外才能把自己内心满怀的吐槽吞回肚子里。

“诶对了~”太宰治忽然凑过来,眼里似乎闪烁着星星。

中原中也下意识蹦出一句:“怎么了?!”看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忽然想起这货一直在医院里勾搭小护士跟自己殉情,连忙补一句,“你不要祸害妹子跟你去殉情啊!”

太宰治显然愣了下,随即换上了一副更感兴趣的样子——中也只觉得他眼里的星星更多了:“那……中也要阻止我吗?”

护花使者中原中也实在不愿意一个如花似锦的姑娘跟着太宰治就这么跳河自杀,白白耗损自己如诗般的青春:“废话!你想干什么赶紧的!”

“赶紧?”太宰治笑得让中原中也心底发慌,眼睛深幽得像口古井,可他又突然后退回去,靠在车门边上神色闲适,“那行啊……任务结束后再告诉你。我们到了。”

中也看向窗外,“GUILD”几个金光闪耀的硕大字母位于挑高的大门正上方,往里面看去同样挑高的大堂由光洁如镜的大理石地面和数十盏巨大的水晶吊灯交相辉映。

“真是恨不得向所有人都炫耀自己多有钱啊,翻译过来是组合的意思么?啧,区区组合。”

“呜哇这大堂可真够高的,小矮人走进这么高的大堂里真的不会觉得害怕么?”

两人站在那排金光闪耀的字母下方,各自感叹。

路过的行人只看到他们对视一眼之后矮一点那个毫不犹豫出拳,而高的那个轻轻松松躲过去之后反而嬉皮笑脸地说了句什么嘲笑的话,于是两人轻车熟路扭打做一团又分开再扭打做一团,中间还带着一连串的刀光在阳光下反着惊心的光。

最终走进大堂的时候太宰治嘴角擦破了一点皮,中原中也脸上只覆了薄薄一层汗,眼角眉梢都是略胜一筹胜利的上挑。

TBC.感谢看到这里么么扎~

评论(4)
热度(35)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