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惟愿世界安好 极度懒怠低产帝
weibo@阿沫今天要早睡

版头感谢@焦糖梅尔_🌿CaramelSSS
头像感谢@ㄇ
二位的画真是好好看呀

【双黑太中】今天穿的衬衫特别大

*换句话讲就是穿了男友衬衫

*结尾有一点少儿不宜

*教师宰x教师中

中原中也一向是在上课铃声响起前就会夹着课本进教室开始准备的,他的课又大多被安排在早上,每次都成功引起早餐还没吃完的学生们一边抓紧多咬几口一边拿书,嘴里还在哀嚎着“中原老师怎么次次都这么早!”

但这回他们“吃完早餐再上课”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中原中也罕见地在上课铃响后几分钟之后才匆匆赶到。进门时身姿挺拔走路带风,就算鼻尖冒了汗也硬生生走出了顶级模特走高定秀场的气场。

“抱歉我来晚了,现在打开课本翻到……”

嗯?不太对。中原老师虽然平时气场也强大到不容忽视,但超模气场是哪儿来的?

讲台下的同学们一边翻书一边盯着中原中也看,试图从他身上分析出点什么来。

同学们探究的目光实在太过炯炯有神,中原中也不止一次转身背对学生时板书时忍不住检查自己的衬衫,还摸了一把自己的脸。

自我检查的结果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下巴光滑,胡子是刮了的,今早也洗了脸刷了牙,脖子上choker也好好的戴着,衬衫洁白毫无污渍,领子也翻好了,扣子也一颗一颗系好了……难不成是他睡梦中被人泼了硫酸毁容了?

内心百思不得其解,中原中也还是维持一贯淡定表情上完一节课。他上课时的个人魅力一贯能吸引人,尤其今天还加持了所谓的模特气场,更是抓牢了学生的注意力。

上着上着就发现吸引了不该吸引的人,引得后排某几个小女生频频回头看。那人跟小女生们权当打招呼地一笑,小女生们更是连课都不上了。

太宰治你这狂蜂浪蝶。

中原中也在心中咒骂。

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安排,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课每学期都不会安排在同一节,不仅如此,还经常安排在同一个教室里的上下节……校园里不知何时流传着“上完中原上太宰”的奇怪流行语。

下节又正好是太宰治的课。

中原中也自从见了小女生一脸娇羞笑容之后就只有“报复太宰治”一个念头,下了课径直往教室后排走,太宰治拿着资料往讲台走。过道狭窄,两个成年男性还不愿意表现得绅士侧身等对方先过去,只能用肩膀挤着对方的肩膀。

嘴唇接近中原中也耳旁时,太宰治带着笑意开口。

“你今天穿得真好看。”

中原中也不明所以,但跟太宰治斗嘴已经成了习惯:“你也是。”

两人就此背向而行,太宰治在讲台上站定,中原中也在最后一排坐定。恰好对上眼神,两人交换一个假惺惺的皮笑肉不笑。

还没上课,学生们的注意力都到中原中也身上去了——想一下,一进教室就发现学校里课上得又好长得又好的中原老师就坐在最后一排冲你笑——注意力不转移才怪。

太宰治上着上着课突然来一个明眸皓齿的笑:“现在开始点名回答问题。”

太宰治的课向来不点名提问,一言惊呆许多人。翻书的翻书翻笔记的翻笔记,满教室纸翻得“哗哗”响的声音。

那当然是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之间的暗暗较劲,从别人不会明白其中含义的一个笑就能互相明白。

你转移了我的学生的注意力,那我就把你学生的注意力转移开。即使是比分为二比一的结局惜败,也不能让你这家伙太得意了。

时间逐渐接近中午,下课铃适时地在饿晕某个同学之前响了。

中原中也故意拖到太宰治走后才慢悠悠地收拾自己东西,刚走到教室后门,发现太宰治正笑吟吟等着呢。

“太宰?你怎么回来了?”

“有点正事要问中也,刚刚忘了。”太宰治藏在身后的手扭了锁门键,自己先一步进了教室,“进来讲?”

“好。”中原中也顺手带上门,在太宰治对面坐下,“要问我什么?”

太宰治装模作样问了几道学术上的问题,越挨越近最后衣服的边角甚至触碰在一起:“中也觉不觉得这件衬衫太大了?”

早前太宰治说的那句“穿得真好看”其实很有深意。

中原中也今天穿的衬衫不太合身,看起来像是少年穿了父亲的对少年来说过大的衣服。但中原中也并没有父亲的衣服……那件衬衫是他早上不小心拿了太宰治的。

为什么能不小心拿到别人的衣服?

自然是因为同居关系。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共用一个衣柜,左半边是中原中也的而右半边是太宰治的,偏偏衬衫还要挨在一起放。中原中也早上起来一看时间惊觉快迟到了,手忙脚乱一拿,嗯,就错了。

中原中也被太宰治一问,终于知道身上持续一整个上午的违和感是怎么来的了:“我……我拿了你的衬衫?”

“是。”太宰治压低声音在中原中也耳边继续刺激他,“还是上次中也一边哭一边射在我衣服上面的那件。”

年轻又有才华的、无论学生问什么题都一脸淡定解答的中原老师脸红了个透彻。

太宰治一脸正经:“那我们干正事吧?”

“啊?”话题转得太快,中原中也反应不太过来,“好。”

已经把一些非全年龄向的事都说出来的,所谓的“正事”自然也不是一般理解上的“正事”。

突然有一双手开始解自己衬衫的扣子,透过衬衫仍然能清晰感触到绷带的粗糙质感,中原中也不由得紧绷着身体:“太宰?”

太宰治动作神速,几下就衬衫堪堪挂在中原中也肩头。

“都说要干正事了。”

中原中也在袭来的无边无际的情.欲前做最后挣扎:“你……你锁门没有?”

“还是中也锁的门……”

“你一开始就想在这……”

太宰治压着他,在肩头吮吻:“专心。”

END.

是一篇高考应援~祝各位高考生金榜题名!

特别给我即将成为大学生的仙女们 @持枪软妹    @渣老狗    @赤色朝歌   @此日当归 

很荣幸能在这里迎接您的凯旋。

ps:梗是六六这个司机点的

评论(14)
热度(189)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