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非常杂食 惟愿世界安好
微博@阿沫今天要早睡

【凛遥】他们与我

我的宝贝儿子凝生日快乐! @持枪软妹 祝宝贝儿天天开心生活也要顺利!文章最后的话送给凛遥也送给你我。

*第一人称注意
*ooc严重注意
*和双冠军的故事
*纪念子凝仙女从天上下凡第十七年
*以我初心,献给初恋

今年春天,我来到这座远离家乡的城市,工作的地方在郊区,不过几公里远就是小镇,镇上物价比市区便宜得多,就想在镇上找个房子。同事松冈江得知我要找房子之后笑得跟得了一百万似的,提起笔“刷刷刷”就写了一行地址,然后眉开眼笑地递给我。

我疑惑,江却语重心长地拍我的肩:“我们家老大的终身大事就靠你临门一脚了。”

这部门大多是年轻女孩儿,对于松冈江那风华绝代的哥哥松冈凛是个个摩拳擦掌势在必得,结果呢?江笑眯眯地说:“都别争了,我哥有小男友,游泳的,在澳大利亚培训着呢。”

不信?还有证据。松冈江一开朋友圈,松冈凛朋友圈头一张就是他和他的小男友,背景是游泳池,两个人大概刚从水里出来,身上还沾着水。小男友一张脸平静无波,还微微抿着唇,让人惊艳的是一双眼睛,眼角微微勾着,目光温和得像是水,极有神采,从眼睛就能看出这是个极温柔的人。

配文是我等你。

哀嚎遍野,抛开松冈凛喜欢谁不提,有这么个人谁还妄想着跟他争?单是眼睛里的风华绝代便输得一塌糊涂。

小男友叫七濑遥,无数国际游泳赛上都看到过的名字。

七濑遥现在回国了,回了同居了就是死活不肯睡同一个房间睡同一张床,松冈凛想抱着媳妇儿睡觉想得慌,直到国民助攻松冈江给他出了个招——把七濑遥房间占了。

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就在他们家。简单的家具,简单的落地窗,就连照进来的阳光看起来也简单了,是个瞬间能让人爱上的地方。

松冈凛端来饮料,两杯橙汁,一杯白开水,他把橙汁递给我,轻声解释道:“遥中午做饭放盐放太多容易口渴,喝点水解渴。”

这时浴室的门开了,蓝发的青年只穿着泳裤,一只手拿着毛巾擦头发:“客人来了?”

那张脸还是波澜未起,与照片区别的地方在于眼睛,他看我时连眼睛也是平静淡然的。

松冈凛走过去推他回浴室:“穿衣服,别感冒了。”

七濑遥的眼神随着松冈凛走过去一点点柔软起来,松冈凛推他进去时乖得不像话,照片里那种令人惊艳的神采再次回到他眼睛里,比起照片,又多了一点依恋。

不由得想起他看我时满目淡然的眼睛,不由得觉得七濑遥像只猫,只对熟悉的人亲近。

内心触动,像是风吹开了湖面,触动于松冈凛记得七濑遥午饭时多加了盐会口渴一点小事,触动于七濑遥看着松冈凛时眼中的神采。

微博上有句话叫“嫁给爱情的样子”,形容他们极为贴切。

合租的事进行得很顺利,送我出门时我已握着新家的钥匙,晚上就能住进来。

到临别七濑遥往我手中塞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只简单几句:“谢谢,如果不是你凛大概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让我住过去。”

整张纸透出一股浓浓的狗粮味,感情这俩就是想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还不好意思开口?

过了不久手机有短信接收。江的。

“转发哥哥拍的图:”照片里是张床,瞎了一只眼都能看出来床上摆了两个枕头一张被子,标准的新婚小夫妻房间设定。

只觉得空气里的狗粮味越发浓郁,我开始想退房。

搬行李过去时两个人正在煮饭,一人一汤勺,杵在灶台两边活像两门神。

“我跟你说少放点盐!不然晚上又得口渴!”

“盐放多点才好喝!汤而已!”

松冈凛一把夺下那个开口朝锅正死命晃动的盐瓶:“放少点!”

七濑遥又一把夺回去继续死命晃动:“多点!”

一直吵到所有菜做好,我才发现今晚是青花鱼宴,烤的蒸的红烧的一应俱全,还有个汤,熬得鲜嫩雪白。

“要是汤太咸的话就不用勉强自己了。”开饭的时候松冈凛突兀地说。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松冈凛的话,那边七濑遥低着头来了一句:“要是淡的话也不用勉强自己了。”

“肯定是太咸,”松冈凛很肯定地说,“今晚咱们白开水限量供应啊。”

七濑遥再没出声,及其安静地看了松冈凛一会,颇让人有种“暴风雨前的宁静”的感觉。

知错总是太晚。当松冈凛可怜兮兮蹲在自己卧室门口,对着一扇合得严严实实苍蝇都不进一只的门,只能哭丧着一张脸悲悲切切敲门的时候,终于明白了“媳妇难养也”这个道理。

曲起手指,敲门:“遥……”

门内寂静,一点声也没有。

再敲门。

一片寂静。

再敲了两下听到里面还是毫无动静以后松冈凛的耐性彻底没了:“七濑遥你再不开门有本事一辈子在里面不出来!”

还是没声,过了会门里传出声音:“把汤喝了。”

感情是还在耿耿于怀?

松冈凛眼神瞬间变得像要糖的孩子,跑去厨房把汤全喝了眉头皱都没皱,又兴高采烈……没有错,他几乎是一路小跑把喝空的碗双手捧着送到了卧室门口,仿佛是护送家传宝物进宫面圣。

手还没触碰到门,锁“咔哒”一声开了。

七濑遥站在门里,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堪堪擦干到不会滴水的状态。

“去洗碗,”七濑遥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然后帮我吹头发。”

七濑遥眼里也是湿漉漉的,刚洗完澡整个人还仿佛处在雾气之中。松冈凛动作怔了下,迅速把碗搁一边,趁着七濑遥还懵着搂着对方后背就贴上嘴唇。突然做出如此亲密的行为七濑遥眼里却无半分抗拒,睫毛颤了颤,如深海般蓝色的眼睛合上时没忘记伸手把房门带上。

松冈凛哼着曲儿把碗洗干净,从柜子里拿出吹风筒又哼着曲儿回到卧室。吹风筒吹出的风把狗粮味吹得十分浓郁,我恨不得自己房间的门能再关紧一点。

某一天我偶然看到了松冈凛的日记,摘录如下:“我愿和你携手走在这即将盛夏的街道,并无目的,晃晃悠悠。”

END.

评论(2)
热度(39)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