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而故且

非常杂食 惟愿世界安好
微博@阿沫今天要早睡

【狗崽】妖狐,过来吃粽子

*大狗x小崽
*心血来潮所以很短
*放飞自我,端午节快乐
*头一次写狗崽ooc严重

带孩子真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暂且不提教得是乖巧还是可爱,单是不让自家崽长成熊孩子就已经十分困难,更何况小孩子是挑食又容易生病的体质。

大天狗还记得有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寮里的小姐姐们突然像炸了锅一样蜂拥而出。正如老话所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阿爸的寮里也不止一个小姐姐,自然也就不止一台戏那么吵闹,简直像个菜市场。

值得寮里小姑娘们闹腾的事太多了,大天狗也没想过去看,到了夜间人声渐渐散去,晴明反倒抱着只小狐崽来找他了。

大天狗自然是看到了那只毛色光滑的狐狸,被闹了大半天估计也是累了,正缩在晴明怀里有一搭没一搭地犯困。

心下一动,面上却依旧冷静:“找吾何事?”

“这是妖狐,诺,刚来就说要找大人大人,也不知道是哪个,只好一个一个找。”晴明轻轻拍拍妖狐跟糯米团子似的脸,“崽,是这位大天狗大人吗?”

妖狐迷迷糊糊地睁眼,花了几秒钟看清人以后就扑腾着手脚想从晴明怀里出来,晴明只好把他抱在怀里。

“还是把这狐崽放下来吧,”大天狗仍是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摔着了可不好。”

被放下来的妖狐眼睛亮晶晶的,伸着两只爪子就冲大天狗奔过去了:“您就是小生要找的大人!”

晴明眼睁睁地看着本以为会冷着脸拒绝的人把妖狐抱怀里了,又眼睁睁地看着本以为不会抱的人认真地给妖狐调了个舒服的位置然后伸出一双手顺了顺妖狐的毛。

哦天呐——这手势怎么跟萤草撸自家猫一模一样呢?

“这狐崽吾留下了,汝请回吧,天晚了。”伴着妖狐小小的呼吸声,大天狗最后说。

过了不久是端午,妖狐因为自己一张脸从小就长得俊俏,每个小姐姐家的粽子蹭了个遍,肚子鼓得跟个球没什么差别,一脸满足回到大天狗身边,手指还沾着糯米的碎屑。

“大天狗大人!小生回来了!”妖狐兴高采烈,“小姐姐们的粽子可好吃了!萤草姐姐的粽子最好吃!”

“吃饱了?”

“没有!”妖狐攀着大天狗的腿,眼里笑得开花,“留了肚子吃大人的粽子,大人昨晚包粽子包到很晚呢。”

忍着把腿上跟个娃娃一样的挂件抱起来的冲动,大天狗道:“汝知道吾没吃?”

“阿爸告诉小生啦,大人只吃咸粽子。”妖狐艳波连转之间透出一点狡猾,“小生昨晚可看见大人往粽子里塞了红枣。”

妖狐还小,老想着吃甜的,在不长蛀牙的前提下大天狗多数由着他,许是甜吃多了妖狐一张嘴里说出来的话也甜。

三言两语,甜进人的心呢。

大天狗愣了下,把妖狐抱到自己腿上,终于开始解粽绳,把粽子严实包起来的棉绳,不过三两下解开,粽子里红枣的甜香便透过糯米冒出来。

怕这狐崽吃撑,专门做了小个头的,妖狐吃了还要,解着粽绳之间大天狗似不经意问:“妖狐,汝觉得哪家粽子好吃?”

“萤草姐姐的呀。”

“哦。”

那妖狐似没察觉到大天狗话里的酸味儿,攀着大天狗脖子凑到耳边,声音里带着糯米和红枣的甜味:“小生觉得大天狗大人的粽子,最好吃啦。”

解粽绳的手一顿,又继续动作:“嗯。”

END.

评论(2)
热度(69)

© 示而故且 | Powered by LOFTER